排球

采个娘子来养家 361 负心读书人1

2019-10-12 17:36: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采个娘子来养家 361 负心读书人1

第二日宋好年、青松并李篾匠两口子回来,都满面喜色。

百合站在门口笑道:“昨儿在城里哪里住?高兴成这样,事情成哩?”

青松先嘿嘿笑:“早就说好的事,哪能不成?”从今往后,他也是有媳妇的人哩,不用再眼馋姐夫跟大姐恩爱。

宋好年扶着百合往屋里走:“昨儿孩子们闹你没有?”原来下完定天晚,他们就在县城熟悉的脚店住下,今儿上半晌又逛了逛,才慢悠悠回来。

李篾匠跟朱氏两个头回住上好的脚店,都有满肚子话要说,李篾匠沉着些,朱氏简直要飘起来:“哎哟哟,你没去不晓得,那脚店的屋子,竟比你的屋子还好哩!”

百合抿嘴一笑,就是再好的脚店,也难抵得过她屋子里几样摆设,想是那脚店故意把屋子布置得金碧辉煌,吓住了朱氏这个乡下妇人。

昨儿下定,朱氏好歹记着这是儿子终身大事,不曾犯糊涂,给月娘插戴时也没说不中听的话,月娘还当朱氏日常就这般

,心想青松说得也太过些。

好容易平平安安过礼,青松总算放下一颗悬着的心,带着爹娘去住脚店,又上酒楼要一桌好菜与他们吃。

那酒楼有一味冰糖肘子十分美味,朱氏一不当心吃撑,青松没法子又跑一回药铺给他娘买山楂丸消食,好在人没啥事,今儿还精精神神的。

娘就是这么个娘,青松也没法子,只消下定没出篓子就高兴。

百合顺嘴道:“你老年纪也不小,那冰糖肘子多腻嘴,吃几口解解馋还罢,咋能整个整个吃?”

朱氏撇嘴:“我生养你们一场,如今你们出息,我连个肘子都吃不得?”“我是为你好,肉生痰,肥腻腻的吃太多可容易吃出毛病。”朱氏年岁不算小,成日大鱼大肉地吃起来可不行,所以只要百合在,就不许她一个劲儿地吃肥肉,昨儿是

百合不在,青松没看住她。

朱氏嘟嘟囔囔,百合侧耳一听:“我活了大半辈子,也就这几年能敞开吃肉,要是不让我尽兴吃,我还活着干啥?”

跟青松对视一眼,无奈苦笑。百合顺嘴又跟宋好年提了昨儿小秀才来闹事:“咱们家不怕他,只怕他抢走圆圆,那家子就是个豺狼窝,秀秀性子那样强,才几年,折腾成现如今这样。依我说,恶人

自有恶人磨,他们家跟黄珍珍破锅配烂盖,一辈子长长久久才好,少出来祸害别人!”

宋好年禁不住要笑:“我心里有数,你放心。”

他回屋去写信,写几笔抬头看看百合:“媳妇,这个字咋写?”

百合也不大晓得咋写,但她认得,索性从箱子里翻出书来找着字儿,让他照着描。

宋好年没念过书,到如今不过能把字写得横平竖直,他写信自要寄往信王府,自打回到青柳镇,每隔旬日便要有一封信送去,好叫信王夫妇晓得他近况。

原先他打算请个识文断字的人写,谁知刘掌柜劝他:“殿下自己写出来,王爷见了定然高兴。”

宋好年一想,爹的学问好,到底是自家亲爹,不至于见着字不好看、满纸大白话就笑话自个儿,遂自己写起来。

他自家干了啥事,百合肚子里这个已经会踢动,如真每日里睁着圆溜溜的眼睛问爹祖父祖母在哪里,镇上又出了啥新鲜事……

这些个事情对信王夫妇而言都十分新鲜有趣,见着字纸便如同见着宋好年的孝心,拿去宫里给皇帝看。

皇帝当着信王面一脸嫌弃:“这小子不爱说话,写起家书竟这样啰嗦!”

一扭脸信王出宫,皇帝召来太子,跟他商量:“你给父皇写两封书信瞧瞧?”

饶是太子自幼跟着皇帝经历大风大浪,早练就一身处变不惊的本领,依旧给皇帝说得一脸懵:“父皇,我们父子每日相见,为何还要写信?”

皇帝哈哈笑着转移话题,太子当下没追问,过后跟人一打听,晓得是烜哥儿家书闹出来的,不禁哭笑不得:父皇也有这样童趣的时候。

后来太子倒没写信,他大小养成个记日记的习惯,索性将每日趣事摘出来,隔几日就集成一册,送到皇帝手边。

皇帝一看是太子手笔,欣慰道:“青哥儿果然孝顺。”再一番,后头那个墨疙瘩是啥?

太子淡定道:“含芷看见,闹着也要给皇祖父写信……”

含芷才到开蒙年纪,正跟女官学幼学,她人小骨头软,唯恐捏笔太早倒弄坏骨头,索性只口头学,待大些再捏笔。皇帝想着含芷皱着一张鼓鼓的脸,在纸上涂个墨疙瘩,顺道将自己也涂得墨黑的小模样,忍笑忍得直发抖,过后把他弟弟叫进宫来炫耀:“你给烜哥儿回信,把这事儿

也写进去。”

这日信王又收到宋好年来信,道是他那养妹如今改过,日子过得凄苦,他们时常接济一二。

周王妃道:“她是那宋牛氏之女,我恨不能将他们全家打入地狱,偏烜哥儿这孩子实心眼。”

信王道:“烜哥儿有分寸,他既有心照看,咱们倒不好再施惩罚。再说,他这几分照拂只对着养妹,你可曾见他对养父母假以辞色?咱们家的孩子,你放心。”

天家情形且不提,宋秀秀万万想不到她这辈子还有出现在王爷王妃这样贵人嘴里的机会,她正遇上个麻烦事,额头青筋直跳,恨不得杀人。

柳如龙堵住宋秀秀跟她要闺女,宋秀秀自然不肯给,将圆圆紧紧抱住,见附近有人,急忙大声呼救。

镇上民风大抵淳朴,听见宋秀秀呼救,有人急忙赶上来问:“砸了?哟,小秀才,你不在家用功读书,跑来这里干啥?”

谁都晓得柳如龙再也考不得功名,偏要拿这档子事刻薄他。

柳如龙阴恻恻看这人一眼,大声道:“宋秀秀,闺女合该认祖归宗,你不叫她认我这个爹,将来她咋嫁人?”宋秀秀轻蔑地看柳如龙一眼,自打晓得这人是个太监还要充大尾巴狼,她就再也不怕他。“你们族里早说我偷汉生的圆圆,她不是你闺女!她名字都不在族谱上,认啥

祖归啥宗?到你家去,叫你娘杀了吃肉吗?”

镇上人都还记得当初柳家要杀宋秀秀和圆圆的事情,听见这般,都七嘴八舌地指责小秀才:“哪来这样大的脸?”

“脸皮厚比城墙拐角哩!”

有一等宽厚些的还肯劝他两句:“你家里自有娘子,回去好生过日子,秀秀跟圆圆,你就当没这两个人,少给自个儿找不自在。”

柳三平推着个木头车子路过,瞧见柳如龙又在纠缠宋秀秀,走上去道:“你又想干啥?”

柳如龙混身统共没二两肉,柳三平可是宋好年的兄弟,不说势力如何惹得,就是那身板,一只手也能掐死柳如龙。

柳如龙给这些个人指指点点,恼怒之极,梗着脖子道:“我跟我婆娘要闺女,轮得到你们管?”

“哪个是你婆娘?”宋秀秀大怒,“你婆娘姓黄,我姓宋,我干干净净的人,跟你这种没屁眼子的王八没关系!”

谁知柳如龙如今真个一点儿脸皮都不要,顺着宋秀秀的推搡往地下一躺,大叫道:“打人啦,宋秀秀要打死前夫啦!”

要说宋秀秀最怕啥,一怕圆圆有事,二就怕自个儿好容易挣来的好日子又给人搅和。柳如龙一叫,她登时怒从心头起,扑上去就要厮打。柳三平一看这样下去宋秀秀要吃亏,连忙把人拉住:“别跟他厮打,你要去大年哥家?我送你们过去,免得这不要脸的缠住你们。”说这呸出一口痰,正落在柳如龙鞋

面上。

柳如龙跳起来,又要宋秀秀给他钱:“你抢我家闺女,就该给我这个亲爹钱。”又想揪着柳三平赔他鞋子。

柳三平一忍再忍,手痒得不行,真想当场就打死这个王八蛋,倒是宋秀秀这会儿灵醒了,连忙拉住:“我给他几个钱打发他,先去二哥家。”

宋秀秀果然从怀里掏出三五文钱,丢到地上,啐道:“没见过你这般不要脸的!”

柳三平护送宋秀秀母女到宋好年家中,又卸下车子上的家具安在屋里,宋秀秀看这东西比椅子还宽大,倒像张小床,问:“这是啥,如真的床?”

百合道:“是榻。”她在信王府就看着信王妃的榻十分舒服,坐卧皆可,如真在上头打滚也不怕掉下来。

正好她这些日子怀着身子,板凳椅子都嫌不大舒坦,索性打个木榻,铺上厚厚的软垫撑住后腰,又舒坦又方便。

恰好今儿柳三平刚做好送来,不防路上就遇到柳如龙那档子事。柳三平把事情跟宋好年一说,宋好年咬牙:“读书人不要脸起来,比不识字的人还厉害哩。”

“我看他是不肯善罢甘休,”柳三平道,“大年哥,你警醒些,叫秀秀也当心。”宋好年点头:“实在不行,就把圆圆留在我家里,他总没法进来强人。”

平凉白癜风医院
榆林妇科医院哪家好
鹤壁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平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榆林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