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水色烟花录

2019-09-14 08:44: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楔子
这个江湖,清新的如同青绿的水色。碧波柔柔的心间,总有一丝清风吹过,在血雨腥风中总给人温暖。
水色青烟,氤氲了一片迷蒙。正如这个江湖的云雾缭绕,那梦幻般的美丽,正如烟花盛开的灿烂。
江湖本不是个平静的地方,那些存在的如同灿烂的烟花,只是烟花过后的凉薄谁又知道呢?这只是个水色烟花的世界,优美的如同江湖本身。
或许你说,江湖本是个尔虞我诈的地方,何为清风?何为水色?何为烟花?
且看那水色烟花录,烟波浩渺里一举动天下。

【子夜凝云】
暗夜,一颗流星划过。或许你说,流星的光芒太过短暂,总给人无限伤感,可是有谁想过他划过时灿烂的美丽?
竹影斑驳,不觉里又是深秋了。
月圆,花香,水涟。静谧的让人忘记了时间。
石桌,矮凳,花生。
花影竹溪绕过,月正中天,似乎正是赏月的好天气。
酒香传来,远远的菊花香味,是谁家的菊花酒?那浓浓的菊花香里为何有了一丝淡淡的香甜?
一只手伸了出来,那是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若隐若现的玉骨状似透明。从手往上看,修长的手臂,干净的白衣。酒杯到了衣领处,露出精致的下巴。还未看清,一杯饮尽,那夜光杯在月光下闪着幽幽的光,映着那张英俊的脸,不知为何,竟有些哀愁。
他在想什么?可是在思念远方的人?只是为何他的眸子里一片清明?
花儿不知,竹子不知,酒杯也不知。
白衣人叹了口气,起身吹箫。箫声迷漫,竟然连天空中的云彩也凝注了。
你可以不知道他是谁,但你一定要知道他的箫。空山凝云水不流,冰澈子夜吹箫声。一箫动天下的能有谁呢?除了冰凝山庄的萧子夜。
已近子夜,他放起紫箫。看了看月光,转身向竹林深处走去。
又一阵酒香传来,在这夜里格外的幽香。

【凌波仙子】
深秋,莲池。
岸边的柳树已经开始落叶,湖里的落叶漂浮着,顺着水流的方向飘去。
小湖的最左边是一个莲池,深秋时节却不显萧索。偶尔几朵睡莲,惊诧于那惊人的生命力。
墨绿的荷叶杂乱的铺在湖面上,风吹过掀起一池萍碎。
仿佛又是一阵风吹过,水面泛起几丝涟漪,细小的看不出模样。只是那荷叶上多了一个人,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的背影。
衣袂飘飘风荷举,墨黑的长发伴着荷叶浮动,清丽的如同那朵睡莲。
又一阵风,白衣随风而起,漂亮的在水上点了三下,人已经到了岸边。
长发,明眸,冰肌玉骨。
好精致的人儿。
睡莲动了一下,笑意渐深,最后慢慢的合拢。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这一笑,周边的美景黯然失色。冰肌玉骨,自是清凉无汗。那如同白莲一样的皮肤,似乎吹可弹破。
她如莲花般优雅,如清风般妩媚。飘逸的身影如同飘舞的落叶,姿势优雅,美丽。
一个青翠夹衫的丫头走了过来,怔怔的竟有些发呆。
好美的人儿,一举一投之间超凡脱俗,仿佛是贬谪到人间的仙子。没错,她就是仙子。
凌波江上袜生尘,冰肌玉骨谪仙人。清雅的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凌波仙子。

【素心如兰】
兰花者,君子也。
远远望去是一片淡紫色的浮云,紫雾不时的腾起,安静素雅的不自觉静心。
人说,紫色的梦幻,是传说中的仙境。你看那似有似无的烟雾,传说那是上天的云,氤氲成了紫色的雨,飘散在空中成了紫色的雾。
那一抹清亮的兰,像煞了冰。所以,它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冰兰小筑。
一袭淡紫走来,娉娉袅袅,脚步轻盈。
安静如兰,素雅如荷,清丽如菊。她是谁?
那美丽的小亭子里,长满了素心兰。花丛间一个素衣女子在弹琴,淡紫色的琴身闪着幽幽的光芒,浑厚的琴音如同从遥远空间传来的。
清静,无为。琴音素雅的如同素衣女子本身。
那优美的琴音渐渐变急,十指翻飞间,兰花也随风跳起舞。一摇一摆,一停一顿间都说不出的优雅。
狭小的亭子内竟然如同整个世界。
一阵梵音传来,翻飞的心立即沉静下来。素衣女子轻喃: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刹那芳华,常乐我净。在指天指地的寂寞里,只剩下一个最优美的转身。
素衣女子微笑的抱起那把古琴,向着冰兰小筑走去。
那是传说中的仙子吗?
不,她当然不是,她是素心阁的阁主冰如兰。
素琴玉玑落清禅,一片冰心在如兰。

【追魄神针】
这是一块迷失了大陆,在大海的最远处,据说那是比三十三天外更远的地方,或者说,我们在大海的最边缘。
这是一个别样的江湖,水色三分。一分冰凝,一分凌波,一分如兰。
江湖三分天下,分别是冰凝山庄,凌波楼,冰兰阁。这三家统一了整个江湖,一百多年来,倒也平静。
只是平静的背后的风起云涌呢?那些整天为生计奔波在市井间的小民不知道,那些咿呀学语的孩童也不知道。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天下要变了。
冰城中央最大的茶楼里。江湖三大家的主人都在,气氛有些诡异,也有些压抑。
诺大的茶楼里只有这三个人,有些空空荡荡的。
在江湖上被称为凌波仙子的凌波楼楼主率先说道:“这天下要变了,我们是否该做做准备?”
冰兰阁阁主如兰说:“我觉得这是一个阴谋,针对我们三家的阴谋。”
凌波仙子道:“而且,这个阴谋背后的主人是个很厉害的角色,或者比我们三个都厉害。”
一直听着的冰凝山庄的萧子夜开口道:“这个人一定有一个详细的计划,而且,我想说,能搞出这么大风波的人肯定是个人物。”
如兰笑道:“我同意子夜的说法,只是谁知道真正的追魄神针是什么样子的?”
凌波和子夜不语。
江湖上最近有好多大门派的掌门人被暗杀,凶手杀人之后只留下四个大字,追魄神针。
谁也不知道追魄神针是什么?只是在人们印象里它应该是一种暗器,一种能追魂夺魄的暗器。

【水色江湖】
那次会谈似乎就这么过去了,三大掌门人最后结成联盟。这三家本来关系不错,在这种时候自然会众志成城。
只是,消息似乎有些震惊。
冰凝山庄门下十二堂堂主有八个被暗杀,其中两个失踪。凌波楼三十六楼有二十四楼楼主不知所踪。冰兰阁的情况也不妙,阁内六位德高望重的长老无故死在闭关修炼的地方。
其他各大帮派掌门人不是无故失踪就是猝死家中。
一时间人心惶惶,江湖人士都聚集在冰城。
说起这冰城,也有一段历史。传说这是冰凝山庄和冰兰阁联合建成的,建成之初是为了给自己的后代留一条后路。
这座冰城周围有九九百十一处暗卡,明卡每十步一个,暗卡和明卡相互配合,相互补充,滴水不漏。当然这只是外围。
至于冰城里面到底有多少暗卡,谁也不知道,甚至连萧子夜和如兰也不知道。可以说,冰城固若金汤。
江湖上各路豪杰都积聚到冰城,商讨着关于追魄神针的神秘人士。一场武林大会已经迫在眉睫了。
江湖好像并不是个平静的地方。一身白衣的萧子夜拿着箫走向郊外。冰城的郊外很美,很美。萧子夜找了块石凳坐了下来。
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声音柔美的像兰花。
子夜笑道:“素心如兰不仅仅人若兰花,声音也那么动听。”
从竹林里走出一个素衣女子,细眉细眼,白皙的皮肤,优雅的气质。
如兰说:“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子夜问道:“什么样的人?”
如兰说:“一个女子,我想她或许能帮助我们。”
子夜道:“什么样的女子?我们都没有一点头绪,她能帮助我们什么?”
如兰笑了笑。
又一个女声插了进来说:“我想我也知道她是谁。”
子夜站起来,看到一袭白衣的凌波仙子飘然而来。
如兰道:“好潇洒的轻功,好漂亮的人儿。”
凌波仙子笑道:“什么时候如兰也学会夸奖人了?”
子夜笑道:“我还是不知道你们在说谁?”
如兰和凌波仙子相视一笑。
如兰说:“这个人太难找了,没有确定的足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只怕……。”
凌波仙子说道:“是,这个人的行踪的确是飘忽不定,但是这个人有个弱点,我们可以根据这个弱点来找到她。”
子夜问道:“什么弱点?”
仙子道:“这个人喜欢花,喜欢酒。我们到有花有酒的地方去找,她一定会在那。”
如兰笑道:“是了,我想起一个地方,说不定她就在那。”
凌波仙子撇了撇嘴道:“别卖关子,在哪?”
如兰眼睛闪了闪说:“菊花谷。”
说完,两人会心一笑。

【菊谷深深】
正值深秋,菊花谷里一片花色。
三人站在谷外,望着一片菊花犯愁。这些菊花严严实实的把路挡住,从哪走都会踩到菊花。还没见到人影就把菊花给踩坏,这太不尊重主人了。
所以,这三个人正在犯愁。
一个小姑娘走了过来,提着小篮子,篮子里是各色各样的菊花。
小姑娘问道:“你们三个人怎么不进去?”
如兰笑道:“小妹妹,你知道进去的路吗?”
小姑娘点点头道:“踩进去就行了。”
子夜道:“不会把菊花踩坏了吗?”
小姑娘笑道:“又不是你家的,踩就踩呗。”说完,便提着花篮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子夜道:“这个小女孩,我觉得不简单。”
凌波仙子道:“子夜别太草木皆兵了。”
子夜苦笑着摇摇头,看向如兰。
如兰道:“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我们可以踩着进去,或者我们用轻功飞过去。”
凌波仙子道:“这,不好吧。”
如兰道:“不,我觉得刚才那个小女孩是给我们提示。”
子夜疑惑道:“提示?”
凌波仙子猛然回顾,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她见到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们三个怎么不进去,而不是你们三个在这干什么。这说明她知道我们的目的,知道我们要进去,也就是说,她就是菊花谷的人。”
如兰拍拍手掌说:“对了,我想,这个小女孩就是提醒我们走哪条路的。你还记得她当时指的是哪个方向吗?”
子夜道:“当然记得。”说完,便向菊花丛里迈出一步,奇怪的是并没有踩到菊花,而是出现了一条小路,曲曲折折的伸向远方。
三人一笑,向着远方走去。
小路的尽头是一片菊花的花海。淡淡的菊花香悠悠的散发出来,醉人心脾。
一阵酒香传来,浓郁醇厚。
子夜闭上眼睛说道:“好熟悉的味道,我以前到过这吗?”
如兰笑道:“或者,你家就在对面呢。”
如兰说完,一阵笑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出,尖锐刺耳,三人捂住耳朵,那声音却像是蛊毒一般直入内心。
过了好久,声音停止。
三个人望了望四周却什么也没发现。
仙子道:“这个地方好古怪。”
子夜点头道:“这个人的内力很强,竟然能穿破我们三人的内力防护,可见此人武功必定不差。”
如兰也点点头道:“我们就是来找她帮忙的。”说完,如兰便向着虚空说道:“前辈,叨扰,请现身一见。”
一个声音传过来说:“我什么时候成了前辈了?”
菊花丛中出现一个小姑娘,正是刚才离去的那个。
三人呼吸一窒,子夜道:“你家大人呢?”
小女孩说:“我家没有大人,就我一个,你们来找我?”
子夜摇摇头道:“看来我们要找的人不在,我们还是走吧。”
如兰和仙子也摇摇头道:“看来,我们要另想他法了,小妹妹再见。”说完,便转身离开。
如兰说:“传说花神神龙见首不见尾,果然名不虚传。”
子夜和仙子点点头,打算原路返回。
身后一个声音说道:“你们找花神?”
如兰回过身道:“妹妹知道?”
小女孩点点头道:“师父就叫我花神,其实我叫花醉。”
如兰道:“你师父呢?”
小女孩想了想道:“师父云游四海了,已经十年了。”
仙子笑道:“那你多大?”
小女孩道:“我十岁那年师父走的,现在我已经二十岁了。”
子夜道:“你看着真小。”
小女孩哈哈一笑道:“这么说,你是来找我的?”
如兰道:“我们来找花神,只是你太小了,不应该参与江湖的腥风血雨。”
小女孩道:“我小?你们等着。”
剩下的三个人面面相觑。

【花神醉语】
不一会,一个青绿色衣衫的女子从花丛间走出来。高挑的身材,长长地头发,气质清雅,清新。
三人看的目瞪口呆。
花醉说:“我一直用缩骨功,这次你们看到的是个小女孩,下次有可能是个老太婆呢,当然我不能保证现在的我就是真实的我。”

花醉笑嘻嘻的看着萧子夜。
子夜道:“在下有什么不妥吗?”
花醉笑道:“没什么不妥,只是我经常到你家偷酒喝。”
子夜笑而不语。
花醉笑道:“你们来请我出去?”
如兰道:“我们有几个问题请教。”
花醉摆摆手让三人坐下道:“什么问题?”
仙子道:“我们想问一下关于追魄神针的一些事。”
花醉的神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如兰道:“有什么不妥吗?”
花醉严肃的道:“你们想知道些什么?”
仙子道:“追魄神针的由来。”
花醉道:“传说,在三十三天外,有一个地方叫血海。人死了之后,魂魄会经鬼门关,过奈何桥,重新投胎做人。但还有这么一种魂魄,他们的怨气太大,鬼门关承受不了那些煞气。那些魂魄就经过血海,化成茫茫血海中的一枚针。这枚针经历千年的磨练,吸收血海的精气,日月精华,慢慢变幻成一枚蝴蝶状的神针。之所以称之为神针,是因为它有了自己的意识。传说,神针经千年修炼后,怨气越来越浓,但其灵性也越来越大。神针一处,追魄无踪。这枚神针又称追魄神针。也有人叫它蝴蝶泪。关于神针的传说太多,但见过神针的人却少之又少。传说毕竟是传说,我只是知道这么一点。”

共 1018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空间在变,时间在变,真情永不变。且看那水色烟花录,烟波浩渺里一举动天下。小说以诗歌般唯美的文字,向读者展现了一个梦幻般美丽、烟花般盛开、灿烂唯美的水色江湖。江湖本是个尔虞我诈的地方,何为清风?何为水色?何为烟花?走进花醉的江湖,你会有一种意想不到的收获。精彩美文,推荐阅读。【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7-0 19:14: 9 笑傲江湖去,花醉的江湖,是个水色的江湖,我们都是水色烟花录的一员。江湖路远,儿女情长。 联系QQ:1071086492冠心病的气功疗法
中医对老年痴呆有用吗
腹泻工作常备用药有什么
冠心病心绞痛饮食方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