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学霸的灵气复苏 第十五章 下沟城中村拆迁连环事故

2019-12-05 02:46: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学霸的灵气复苏 第十五章 下沟城中村拆迁连环事故

市厅大楼里,一个虎背熊腰的警官在翻阅着文件,从背影看,那身材犹如暴熊一般,那胳膊,比人大腿还粗。看面容,黑漆漆,汗毛很重,年龄不超过三十岁,手指就像两根胡萝卜,夹着一根烟,深吸一口,良久才吐出一口烟气。

显然是个老烟枪。

这时候,那个双手修长的,同样年轻的瘦高警官推门走了过来,皱眉看了看身体将椅子塞的满满的警官。

“阿超,你这烟可要少抽了,晚上熬夜抽一两根没关系

,像你这样一天至少两包烟,可是大伤身体。你修武道,全靠内脏给气,如果肺部受伤,这辈子就废了。如果戒烟戒酒,说不定现在已经能够服用基因药剂,再次觉醒,达到序列8了。”

那虎背熊腰的警官,一口将半根烟吸到烟屁股,这才将烟蒂扔进了烟灰缸,露出憨厚的笑容道:“老大,你知道我就好这口,戒不掉啊!”

“戒不掉也得戒,上面让我两配合,将偌大的江城交到我两手里,重大。即便不往国家、民族这些大的方向说,就是为了自己的小命,我也要督促你少烟、戒烟,你越强,我自然更放心将近战交给你……”说着,不去弹钢琴实在可惜了的修长手指一晃,一个电子烟的包装盒出现在了手上。

那虎背熊腰的警官皱了皱眉,笑道:“老大,科学表明,电子烟可比传统卷烟危害更大啊!”

“那你戒烟吧!”

“……”

“一时戒不了,慢慢戒,我陪着你戒……”

“老大,你确定你能戒?好像你戒烟戒得有十来次了吧!而且你不是说,烟更能提升你的注意力吗?施法更流畅……”

“……”瘦高警官深吸了一口气,手指又是一晃,一个精美的木盒子出现在手中,沉声道:“从今以后,我开始抽雪茄……”

“老大,你确定?这是正宗的古巴雪茄吧!”

“古巴哈瓦那,精品,一盒十支,三千块,而且内部价,不收税的,就是在古巴买,也是三千,抽就抽好的,国产的还不如抽烟……”

“老大,那我跟你戒!”说着,便伸出了胡萝卜大的手指,捏出一根雪茄,放在鼻下微嗅。

“烟钱从你工资里扣啊!”

“吓……老大,我还是抽我的黄山吧!我才序列9,工资只有你零头。现在不存钱,以后哪有钱交女朋友……”

“报销一半!”

……

两根雪茄点起来,吞云吐雾。

“老大,看看这个档案……”

【下沟城中村拆迁连环事故】,询问笔录、执法记录仪。

死亡人数:9。

第一起案发日期:3月18日。

案件概述:下沟城中村拆迁自三年前便开始,最后一户于年前搬离,自3月18日拆迁队进驻下沟城中村,开始拆迁的第一天,便接连发生车辆失控、高空坠物、老墙倒塌等事故,七天里共计死亡7人(车祸死亡1人,高空坠物3人,墙体坍塌3人),伤13人。

4月12日,更换拆迁队继续进行拆迁作业,高空坠物死亡2人。

现已停滞拆迁。

1、案发时间无规律;

2、无人为痕迹;

……

“我认为这连环事故绝对与灵异有关?哦,对了,城中村的拆迁好像再次提上了日程……下月4号!”

“哦……”瘦高警官在充分享受哈瓦那雪茄特有的醇香后轻轻吐出烟雾,眯了眯眼,用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档案,说道:“即便之前不与灵异鬼怪有关,我想现在也一定有关了。”

暴熊般的警官让醇美的烟雾在口腔流连片刻,到达喉咙便轻轻地吐出,然后仰起头来,把身体往椅背上一靠,椅背顿时就发出一声支撑不住的呻吟声:“为什么这么确定?”

“知道那块地值多少钱吗?知道为了拆迁,房地产商人投入了多少钱吗?如果再次出现意外,再次停止施工,我想要不了多久那房地产商就会破产了吧!那么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暴熊眨了眨眼,想了想说道:“当然是请龙虎山的天师来做法喽!”

“……老天师半只脚踏进了序列6,你请的动?”

“房地产商有的是钱,怎么请不动,我看要不了一百万,老天师的徒子徒孙一定会乐意降妖除魔的……”

“唉!准备准备,我们去城中村看看,我怕他们铤而走险,会打生桩。”

“打生桩?”暴熊有点疑惑。

修长手指站了起来,寒声道:“打生桩是古代民间在建筑前的习俗,在建筑工程动工前,把一两名儿童活埋生葬在工地内,其目的是确保工程顺利。相传这个方法是由鲁班首度提出的,当人们在一处地方动土时,便会破坏该处风水,且会触怒该处的冤魂,以致在建造期间时常发生意外,因此便出现了打生桩,把小孩生葬在工地上用作镇邪,以减少出现的意外……”

瘦高的警官说完,一脸的冷峻,似乎在他心中,那处拆迁地已经有极大的可能被打了生桩。

“不可能吧!现在谁还这么愚昧……”

“都灵气复苏了,都进化觉醒了,你说封建时代的打生桩会不会再出现?”

修长的手指灵活的打开保险箱,取出一把黑沉沉的左轮手枪,然后打开一个精密的、雕刻着精美花纹的、拥有指纹密码的小匣子,将一颗颗篆刻着神秘花纹的子弹压入左轮中,贴身藏好。

“那今晚计划引出午夜人,取消了?”

“事情一桩桩的来,就是忙一个晚上,也解决不了午夜人的……”

……

乙小川将二手自行车放在路边,也不锁,破自行车,没人会偷的。

拆迁小区,自然没有路灯,到处乱糟糟,断垣残壁。

在夜色下,小乙走近些才看到那火光前蹲着一个女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烧着纸钱、黄纸,一边细细碎碎的念叨着。

听不真切。

但烧纸,想来是家里有人去世了。

这样的情况,小乙自然不便打扰。

正准备离去,小乙心有感应的朝着拆了一半的小楼看了看……

一双赤红的双眼在黑暗中与小乙对视了一秒钟,然后黑影一闪,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真的有怪……”

小乙瞬间人就精神了!

安福县妇幼保健院
万载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浙江治疗龟头炎费用
汕头哪些妇科医院专业
包头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