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覆云乱煜 第二百七十八章 梅山坟前,万寿园中

2019-12-04 12:00: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覆云乱煜 第二百七十八章 梅山坟前,万寿园中

西北王在哪?这是很多急于投效新主的人,最想知道的问题。

王爷去哪了?这是西北军高层同样很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

萧煜哪也没去,他只是回了趟萧家,将母亲当年埋下的那坛状元红挖了出来,然后独自一人在赏梅台喝得酩酊大醉。

酒不醉人人自醉。

方家祖籍江南,素有在婴孩诞生之后埋一坛花雕酒的传统。若是女孩,则称之女儿红,在她长大成人后的出嫁之日作迎宾之用。若是男孩,便称之为状元红,不过男子千千万万,状元有几人?因此这状元红实际上也是作婚宴待客之用。

萧煜当年无缘状元及第,出走草原时也未娶妻,这坛寓意美好的状元红便被一直搁置了下来。

晨光熹微,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斜斜打入赏梅台内,落在萧煜的身上和脸上,印出一块块斑驳光影。

萧煜坐在赏梅台的边缘上,双腿探出,怀里抱着酒坛,喃喃自语道:“呵,状元算什么,区区六品小翰林耳!古来状元多少人,几人可比我比肩?娘,你儿子出息了,出息大了。”

萧煜醉眼朦胧,声音含糊不清,“你儿子我啊,现在比外公还高,比爹还高,有皇帝那么高,有天那么高啊。”

萧煜向后躺倒,就这么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怀中的酒坛骨碌碌地滚到一旁。

他闭上双眼,轻声道:“娘,你葬在梅山,我就将整座梅山做你的陵寝。”

“爹,我没有为难他,毕竟还是父子,认错了,也就过去了。”

“你儿媳妇就要过来了,还有你一直念叨的宝贝孙子,也一起过来。”

“让你重入萧家族谱的事情,我也着手安排……”

萧煜越说声音越小,最后终于低不可闻。

与萧烈分出胜负之后,精神上早已是疲累到了极点的他,沉沉睡去。

太阳慢慢偏移,由东方升到了正中,又从正中落到了西方。

待到萧煜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晚霞满天,大块大块的火烧云堆叠着,绚烂夺目。

原本滚落在地的酒坛已经被扶正,立在一旁。

有一道身形背对萧煜坐着,夕阳在身影她轮廓上镀了一层金红色的边。

她听到声响后转过头来,笑道:“你醒了。”

萧煜下意识地眯了眯眼,轻声问道:“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女子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按照你的说法,这儿是我第一次见你的地方,故地重游,于情于理都要上来看看,没想到上来以后,却看到你一个人在这闷头大睡。”

萧煜起身后,拿起那只酒坛,望着这个千里迢迢赶到梅山的女子,轻声道:“走吧,去见咱娘。”

女子正是林银屏,她瞥了眼萧煜手中的酒坛子,问道:“你就这么过去?”

萧煜一愣。

林银屏白了他一眼,然后轻轻拍手。

一直守在赏梅台外面的曲苍走进来,左手捧着一件崭新白衣,右手提着一方红木食盒。

萧煜轻抚额头,笑道:“还是太座大人想得周到。”

林银屏先是接过白衣,帮萧煜换下那件已经残破不堪的白麻孝服,然后又亲自提起食盒,柔声道:“走吧。”

曲苍很有眼色地早早退下。

萧煜握住她的手,有些凉意,是熟悉的感觉,也是夫妻长久之后,平淡中的细微感动。

“玄儿呢?”

“在道观里,姨母看着他。”

“一路上没什么事吧?”

“一路平安,你这边如何?”

“简而言之就是四个字,有惊无险。”

夫妻二人在说话之间来到半山腰位置的青景观,玉尘抱着萧玄从观中走出,轻声道:“当年无尘师兄隐居此处,故而方才主事峰主在这儿又停留许久,看样子是勾动了心绪,毕竟物是人非。”

萧煜沉默着接过林银屏手中的食盒,林银屏则是从玉尘手中接过萧玄。

玉尘对着夫妻二人微微颔首,转身离去。

一家三口穿过青景观,来到方璇的坟前。

萧煜俯下身将食盒中的供品一一摆好,待到重新直起身子后,眼睛微红。

林银屏轻轻叹息,将萧玄交给萧煜,然后盈盈下拜,在坟前双膝跪地,叩首三次。

萧煜沉默许久,缓缓开口道:“娘,当年我走时曾说要将你的儿媳带回来见你,今天,我做到了。”

说着他举起怀里的萧玄,轻声道:“这是你孙子,叫萧玄。”

祭奠完毕之后,萧煜站在坟头前,轻声道:“银屏,我再待一会儿。”

林银屏柔声道:“我和灵宝先回去,你多陪陪婆婆。”

萧煜嗯了一声。

林银屏抱着萧玄离开这里,走在下山的山路上,看似只有母子两人,实则一路暗哨无数,不说暗卫中精心挑选的护卫,就是天人境界的高手,也有两位。林银屏自认这些年跟着萧煜水涨船高,自己这颗人头还是挺金贵的,再加上一个萧煜独子萧玄,已经值得很多走投无路之人铤而走险,不得不防。

她走到山脚处,三十二抬的大轿正停在此处,她上轿之后,吩咐道:“恶虎,等王爷下山之后,告诉他我和世子先去万寿园了。”

轿子外面的恶虎微微躬身,嗓音略微沙哑,“诺。”

万寿园乃是由东主始建,位于东都以北,从安定门出城,沿着官道骑马而行大约一个时辰,就是万寿园。经过大郑历代皇帝的修葺,如今的万寿园已经占地一千五百亩左右,园内有前湖、后湖、挹海堂、清雅亭、听水音、花聚亭等仿江南山水建筑,被誉为东都第一园。园子外围本是由天子亲军驻扎护卫,萧烈掌权之后,又改为十团营负责。只是在西北大军逼近东都之后,这里的驻军已经逃散一空,虎营不费吹灰之力地占据此地,然后被曲苍暂定为萧煜夫妇二人的临时行宫。

此时蓝玉大军已经开赴此地,以万寿园为中心扎营,防卫方面可称万无一失

林银屏的仪仗向万寿园缓缓行去,此时的万寿园中已经是鸡飞狗跳。

张百岁身为萧煜贴身随从,在墨书等几位姐姐不在的情形下,俨然成为了此地的大管事,他年纪虽然不大,但是有萧瑾这位小王爷的朱玉在前,众人也不敢小觑他这个半大孩子,而且他作为萧煜近侍,平日里接触的都是实权高官,日子一长,身上还真有那么一股子压人的势。

只见张百岁带着两个小厮走在万寿园中,大声指挥着众人,四周不断有侍女和仆役来回穿梭,甚至还有几个甲士掺杂其中。

“放下,放下,这花瓶摆到正屋去。”

“哎,这座钟不用动,你们几个去那边。”

“对,把这桌面给我擦得能照出人影,这还像那么回事。”

“把那副仕女图给我摘下来,放到库房去,换上一副山水,王妃喜欢这个。”

“把这卫国的东西给我抬出去,王爷用不惯这玩意,快点!”

“说你呐,发什么愣,赶紧把宝竺国的地毯铺上。”

“我说过多少遍了,王妃畏寒,要把屋子的地龙给烧暖了,你们是耳聋还是怎么着?”

“王妃和世子殿下马上就到,都手脚麻利点,谁敢耽误了差事,仔细你的皮!”

“我说艾姑娘,您就别跟这儿添乱了,您呐,去旁边那偏厅歇着去,我再让人给您沏壶好茶,您看成不成?”

就在这副忙碌景象中,艾琳娜来到了万寿园。

她在自己的游记中这样写道:“从可耻的逆贼到伟大的皇帝有多远?我在这个东方帝国寻找到了答案,仅仅需要六个月而已。”

“第一个月,他们说,西北逆贼东进叩关。”

“第二个月,他们说,西北叛军逼近北地一线。”

“第三个月,他们说,萧煜大军攻陷齐州。”

“第四个月,他们说,讨逆大军光复豫州。”

“第五个月,他们说,西北王殿下驾临直隶。”

“现在,他们都在说,未来的皇帝陛下将于近日入主帝都。”

瑞安市人民医院红十字分院
贵州白癜风皮肤病医院电话
贵州看癫痫最专业的医院
昆明十大癫痫病医院
昆明治疗妇科哪个医院较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