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山水】宁死不屈(小说)

2019-09-13 03:05: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胶东半岛上,有无数个风光秀丽的海湾。在蜿蜒漫长的最东面海岸线上,就有一个漂亮的海湾,它沙滩平坦,缓缓延伸,一直和北面的伟德山脉连绵起伏地连接在一起了。
在一个紧挨着海边不远而又隆起的山岗上,坐落着一个村子,它面积不大,四周都是用石块垒起的城墙,方方正正的,城墙的各个边长,大约能有一里多路的长度,四面各有一个城门,宛然就是一座小城堡。它傍山临海,风光秀丽。在村子周外,山脚之下,田野成片,阡陌相交。远处,北面山丘相连,绵延逶迤;东面山岚叠嶂,在经过一些错综复杂的山岗和曲折的山坳之后,就形成了犹如峭壁的悬崖,直入大海里去了。村子里,房舍古朴井然,村子的中央,有两条用青石铺垫的街道,横贯东西南北,这十字相交的街口,有一座鼓楼坐落在中心点上,这里就是这村子的中心。东西走向的街道,店铺林立,大户人家的青石瓦房四合院,临街而立,精致气派;大部分普通人家,居住着用黄褐色石块垒起的屋墙,在高高隆起的屋脊上,铺盖着用当地特有的海草,苫成厚厚的房顶的“海草房”。这成片的“海草房”在山岗上,渐次由高而低,质感蓬松的屋顶,形成一片看上去浅褐色中带有灰白的色调,在大海的碧蓝和天空的湛蓝这两色相交之中,散发着年代久远之下的历史民俗遗风,彰显着古朴和深沉的气质。这街口向北去的青石路,随着地势上升,约有百步之遥,便有一处院落,是胶东民间传统的土木建筑形式的一座祠堂。它坐北朝南,四合院制,正殿宽大,青砖灰瓦,方石基座。庭院门楼高大,显得古朴典雅,庄重威严。院落的四周墙壁,完全是用大块的长方石头垒砌的高墙,高大坚固,如同城墙和堡垒一般。祠堂的前面是一个不算大的广场,在祠堂大门的两侧,一边有两颗粗大而又高耸的银杏树,粗得就是两个人用手合抱也都拢不上手,这是两颗已经有了五六百年树龄的古树,都是这个村子的先人迁移到这里时所种植的。这座祠堂是这个村子中最好也是最高的建筑,人们在村外很远的地方首先能看到村子的,就是这祠堂院墙,同样它居高临下,雄踞村镇的要塞之处,村子内外,山岗之下,海湾之中,所见一切,尽收眼底。
这个村子,在六百多年前的明朝洪武年代,就被划定为沿海“七卫十二所”中之一的“所”级的军事行政单位,因地势险要,故取名称作“山镇村”。
当年的“卫”,亦是明朝兵制的军事组织单位,像威海卫、天津卫、成山卫一样,都是有驻军的,“所”在“卫”的下一级。这个山镇村自古以来就是一座驻兵的要塞之地了,只不过随着历史的变迁,要塞作用逐渐地颓废掉了。
这个山镇村,四周便是城池,就是明代朝廷派来的驻军为了抗倭所建,村中的几大姓氏居民都是当年明朝军人的后裔。这个村子,从古自今经历了一代代人的辛勤劳作,建造成了如今这世代相传的美好家园。人们出海打鱼,田间种地,在祠堂里祭祀祖先,举行着婚庆大典,孩子们在祠堂内的小学堂里,随着那穿长褂,长着长长胡须的老先生,朗诵着“之乎者也”,念着私塾课本。村落里人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年四季中的生活,虽说是勤苦劳累,但也是安逸平稳。
这个村子的西面,有个山岗,顺山岗而下,有一条土路,在经过一个“L”形的陡坡,便是一马平川地通向大海了,县城就在西面的山岗的上面。县城不大,但是在方圆百里,却是最大的繁华地方了。
一九四零年二月的冬天里,“倭寇”真的来了。日本兵侵占了这个县城。从此这里不再太平了,那个东面山岗上的要塞之地的山镇村,自然也不能幸免,尤其它是通往东面大海的必由之路,就更是首当其冲地受到日寇的扫荡和杀掠,故事便是从这个地方的这个时候展开了。

一.

这山镇村的位置是极其的重要,它的南面山下,就是一片沙滩相连的大海湾,虽然停泊不了大船,渔民的渔船却是可以任意杨帆出海的。它的东面,要不了十里路,就面临形状如“C”形的海湾,海湾的上面二十多里路的样子就是一个小渔港,海湾下面六十多里路就是有名的北方最大的渔港了。山镇村的身后西面山岗,就是前面所提到的县城了。
日本鬼子侵占了县城,沿海的烟台和青岛已经沦陷,那两个渔港也都被日军侵占。他们封锁着这一带地区,常常是从烟台、牟平、威海和文登、荣成这些据点出动,在海上游弋着兵舰相配合,对共产党所领导的活跃在胶东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五支队’进行扫荡。
山镇村成了县城里日本鬼子向东扫荡所绕不开的一个山岗村落,成了日本鬼子眼皮底下的一个钉子。
就在这山镇村西部的老城墙下,有一个普通而又狭小的院子,正屋是一座老旧不堪的海草房和一间耳房,东面各有一间厢房和院子的简易的门楼,看上去很是破败,大门也几乎可以晃动散架了,西面和南面是用石块垒砌的墙,也已经多处残缺颓败。
这房子的主人,姓范,单名升。是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个子不高,长得结实健壮,圆圆的脸,两只眼睛略有些发黄,却是目光炯炯,极其锐利。他身着黑色的中式衣褂,脚下一双千层底的棉鞋,一身胶东农民的打扮。在这整个村子里,他原本是个佃户,租着大户人家的几亩地,日子过得艰难。大概是岁月的沉重,久经了些风风雨雨,看上去他那张脸显得沧桑衰老得许多,他说话不多,极其沉稳,为人厚道,又肯于帮助左邻右舍的穷苦人家,故名声颇好,村里的人只知道,前些年,这范升不知何故,放着租来的土地而不顾,竟然离家出走。有人说,在烟台看见他在跑买卖,也有人说,看见他在俚岛驶着一条能出远海的帆船在“跑海”。众说纷纭,但是在日本鬼子来到县城那一年,他却回来了。不但他回来了,他家的那个早已衰败的海草屋,也有了活泛的生机,常常是人来人往,村里的,村外的,熟悉的,陌生的,邻居们惊讶地发现,不但这范升活跃起来,就是他的闺女玉敏也和他一样地活跃,他的那个海草房院子一时竟成为这村子最活跃的地方。
这范升的祖先,就是明朝时期来到这个“所”的“镇守节制使”,范升就是这范将军的后裔,这“范”姓,后来也就成为了这个村里的第一大姓氏的宗族。范氏一族经历几百年的兴旺沉浮,到了范升祖父这一代,已经是家道中落。范升因其自幼家贫,本有兄弟三人,范升最小。谁知,他的两个哥哥先后离家出走,范升只是听说这俩哥哥是去投了南方的共产党了。范升成年之后,娶妻生子,育有一女。后因这日子实在是苦得无法生活,竟然到了无地可种,便一横心,找了棵“歪脖树”,便要了断自己。终了,老范没死成,他一跺脚跑了。
范升至此在这村镇中没了人影。
五年以后,范升回到这山镇村。
这五年中,他参加了中共胶东特委在文登天福山所举行的抗日武装起义,参加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并且跟着第一大队参加了不少战斗,尤其是攻打牟平县城,在打响胶东抗战第一枪的“牟平雷神庙战斗”中,几经生死,经历了惨烈的战争考验。范升已经由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转变成抗日战士,成为一个共产党党员。这次回到山镇村,他是带着中共胶东区委的指示,在县委的直接领导下,要在村里建立党的组织,要在本地收拾民间枪支,拉队伍,组建抗日武装。
老范回到家乡,找到儿时的伙伴范万山。这万山年长老范几岁,长得浓眉大眼,一脸的络腮胡子,人们称呼他为“万山大叔”,在这山镇村是个憨厚老实的农民,实际上他可是一个老党员了。
两个人经过一年的秘密工作,先后发展了前街的李铁匠、小学堂的林教员、老范的大姑娘玉敏等人、建立起了山镇村的党支部。老范任书记,万山大叔做副书记,这块土地上点燃了火种,抗日的烈火就要熊熊燃起,野火春风定要掀起燎原之势,将要铺天盖地,非得上演一出轰轰烈烈的大戏不可!
这年的夏天,山还是那样的绿,海依然是那样的蓝,海湾的周边看上去山水依旧,但是实际上已经是暗流涌动了。
山镇村悄然地发生着变化。为应付县城的日本鬼子,山镇村有了“伪公所”,可暗地里,就和周围山区海边的几十个村子一样,有党支部,有村委会,也有自己的民兵和妇救会这些组织。
平日里,老范每天和万山大叔忙着抗日工作。玉敏带着妇女们忙着织布,做军鞋;李铁匠带着那两个徒弟在铁砧子上“叮叮当当” 的忙活着,为二虎那帮民兵捶打着大刀片,铺子里的响声从不间歇下来。教孩子们读书的林教员,更忙碌了,所在的祠堂每天人来人往,他每日里给村子里的积极分子们上“扫盲班”,同时在做着抗日宣传。
山镇村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抗日热情。
就在这时候,来了事儿了。
一天,县城里的两个“维持会”的汉奸带着几个鬼子兵,来到了山镇村。
老范和万山大叔等人赶紧商量一下,然后,老范和二虎带着民兵们做好了战斗准备。万山大叔急忙赶到村公所,他表面上还顶着个“伪村长”的职务,出面照应的事儿,由他来做了。
俩汉奸带着那几个鬼子兵在街上转悠,万山大叔跟在后面,点头哈腰地招呼着,满脸笑容地假意奉承着,可是他怕什么就来什么。这汉奸鬼子六七个人在村子的街上转了几圈,就径直向村北的祠堂走去。
万山大叔不禁捏了把汗,他知道那祠堂的小学堂可是村里抗日活动的一个场所,那老范和民兵们就聚集在祠堂里,万一暴露了,就得有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真要是打起来,倒是不惧怕这几个汉奸日本兵,问题是枪声一响,县城的鬼子恐怕要不来半小时的时间,就会赶到这里,这村里的老百姓就得遭殃了。
已经走到祠堂外的小广场了,万山大叔的心提到嗓子眼上了,他急忙来带那两个汉奸面前,满脸堆着笑容地说道:
“长官,大人,你看是不是通融一下。”说着话,万山大叔就将两包“哈德门”香烟塞到那汉奸的手中。
“这祠堂是祭祀先人的地方,可不敢有拿枪的人进入,还得请你和太君通融通融……”
万山大叔一面说着,一面用手在背后做着摆手的暗示,躲在旁边的侄子小顺子,一转身飞快地跑了,几乎谁也没注意到这个十多岁的孩子,他一闪身溜进了祠堂的院门,给老范和民兵们报信去了。
老范和虎子已经登上了祠堂的房顶,小广场上的鬼子汉奸的身影看的是一清二楚,二虎早就咬牙切齿地等不及了,若不是老范摁着他,二虎手中的那杆“老套筒”早就放出了子弹。
小顺子来了,双手卷着,放在嘴上,小声地向房上的老范说道:
“我大伯说了,叫你们千万别动,注意藏着!”
老范向着小顺子点点头,嘱咐着大家千万不要乱动,继续监视着这几个鬼子汉奸的动向。
就在万山大叔心里没着没落的时刻,那两个汉奸和日本鬼子站住了,是在祠堂门口的那巨大的银杏树下站住了。
汉奸和鬼子“叽里哇啦”地说着,抬着头,仰天看着这高大的银杏树,用手拍打着,露出笑容……
老范手里紧握着驳壳枪,死死地盯着那些鬼子汉奸,他在等着,只要这鬼子汉奸走进这祠堂的院子,那么这里就是他们的丧身之地,身边的民兵们都在等待,只要老范手中的枪打出第一颗子弹,那么,这些鸟枪和土枪,都会瞬间射出仇恨的子弹。
可是,令老范没有想到的是,这几个鬼子汉奸没有进到祠堂的院子,看着他们围着银杏树转了几圈,那汉奸用手怕着万山大叔的肩膀,说着什么,然后便转身走了,只剩下万山大叔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儿?”老范来到万山大叔的身旁问道。
“这帮该死的东西,他们要砍树!”
“什么,砍树?”
“汉奸说,要我们把这四颗银杏树砍伐下来,然后送到县城里去!”
大家围在银杏树下,群情激愤,高声地嚷嚷着,叫骂着,老范要大家先冷静下来,他过回头和万山大叔说道:
“我们先支部开个会,议论一下这个事儿,再做出怎么办的决定吧!”
这天晚上,在老范的破旧海草房里,炕上的小桌子上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照着万山大叔、李铁匠、林教员还有老范和玉敏父女俩。山镇村的党支部会议在进行着。
“鬼子要这四颗银杏树要做什么?”李铁匠疑惑地问道。
“是呀,这帮畜生要这么大的树想做什么?”玉敏同样地疑惑,她向老范和万山大叔问着。
“我估计,八成他们是要用这银杏树来修县城的炮楼工事!”万山大叔缓缓地说道。
“对,一定是敌人想用它来修建炮楼,不然就说不过去,为什么要砍这么大的树材。”
“他们真是疯了,竟然敢砍掉我们祖先留下来的古树,真是丧天害理呀!”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万山大叔看着一直在默默抽着烟袋锅的老范,便向他问道:“老范,我们该怎办?你得拿个注意了!”
老范站了起来,神色凝重而坚决地向大家说道:
“县委已经得到胶东区委的指示和通知,为配合‘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五支队’的行动,开展对日寇的反‘扫荡’反‘蚕食’反‘封锁’的斗争,要我们认真做好‘坚壁清野’的工作。”

共 21981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宁死不屈】这篇小说描写了发生在胶东半岛一个可歌可泣的抗日故事。一九四零年,烟台和青岛沦陷,日本鬼子为了向东扫荡,欲在自古就是军事要地的山镇村建立新据点。以范升、范万山为首的共产党员和村民们同仇敌忾,组织了党群联合的抗日队伍。为了不让鬼子用银杏树盖炮楼,他们痛心伐掉几百年的古银杏树;为了不让鬼子建据点,他们毅然扒倒了祖先的遗迹城墙,烧掉了供奉列祖列宗牌位的祠堂。村民们誓死不当亡国奴,大义凛然地与鬼子进行周旋和战斗,宁死不屈,为的就是不给祖上荣耀蒙羞,为的就是捍卫民族脊梁。作品以史为据,以生动的笔墨表现了范升的个性和英雄本色,以及村民们强烈的民族意识和乡土之情。在外敌侵略的特定历史条件下,这一切又升华为英勇无畏的抗日精神和威武不屈的民族尊严。主题鲜明,故事完整,人物刻画、环境及战斗场面描写细致入微,读来令人震撼,从内心里涌起崇敬之情!推荐欣赏!【山水神韵编辑:执手今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42528】
1 楼 文友: 2014-04-25 10:25:52 这篇小说展现的是抗日战争时期党领导群众与敌人进行英勇斗争的故事,主题鲜明,形象生动,气势磅礴,欣赏翔鹤老兄的大作!
2 楼 文友: 2014-04-26 08:4 :50 声音清脆响亮,眼见得那些快要冲到公路上的鬼子,就像秋天里被秋风横扫的枯树叶一样,纷纷倒地,鬼子慌乱了起来,他们没有想到这机枪阵地已经落入这群民兵的手中。 欣赏佳作!
 楼 文友: 2014-05-05 00:07:01 尽可能地用自己对生命的体悟去还原生活的本真,尽管许多微妙的感觉会从我们的指缝间流失,但是我们依然狂奔于文字拢成的长长的地平线上。 有人这样定义写作者的使命,我觉得很精辟,有共声,摘来与文友分享一下。
4 楼 文友: 2014-06-0 09:09:4 以真实为背景,以虚构为灵魂,写出了胶东半岛地方人民英勇不屈抗击倭寇的悲壮经历,可歌可泣,读来令人振奋,向英雄们学习,向作者致敬!小孩经常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老年人中风后遗症
小孩上火吃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