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鬼眼术士 第131章 两只讨厌的苍蝇

2019-10-12 22:50: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131章 两只讨厌的苍蝇

“我说妹纸呀,你这脑袋瓜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呀,这话也讲得太离谱了,出口成脏也就算了,还满脑子胡思乱想。”见她还要再说,便道:“你让不让我吃个饭呀,好不容易到来这样高级的地方吃上一顿,却说这样的话来气我,还不如不叫我出来吃饭了。”

齐燕芸听了这才作罢,心想自己也是事多,好不容易才抽了个空出来,搞得气氛不对劲饭也吃得不欢,想想还是算了。

不过,她仍是说道:“记着,别惹我生气。”

“是谁惹谁呀,还是叫人来吃饭呢?”

齐燕芸一听,差点就要叫起来了,这人……话还真是多,跟女子差不了多少,老是没完没了的。

好在这个时候服务生把牛排端了上来,凌痕没吃过牛排,不过吃西餐这玩意电视上也是看到过,一看齐燕芸的动作便跟着学了,尽管这样,手法上到底是生疏不够流畅,那服务生一看就知他没用过西餐,不过刚才被凌痕吓怕了他,这时可不敢有什么的古怪念头想法。

这牛排好吃是好吃,就是少了点,吃着还不够塞牙缝,不过还有意大利面,那鹅肝味道也不错,齐燕芸也是考虑到他没吃过西餐,这些东西一定会吃不饱,这才点上了几份来,这样一来就够饱了。

“怎样?没令你失望了吧?”她也吃得差不多了,喝着果汁,含笑问道,重要的是有凌痕陪她吃这个晚餐,心情分外的好。

到得东来市是为了青龙帮开张的一家大厦,与那些高管她可没那心情陪他们吃饭,因此才想到要凌痕一起共进晚餐的了。

“还行,就是看着一定很贵的了,我怕吃不起呀。”其实不用多说,这种上了档次的豪华酒店,不贵才怪。

“切!现在的你也算是大财主了,还怕请不起客,还真是笑话了。”

“吃个饭就花得几千上万,这吃上几顿就得吃穷了,你当我像你那样是个大财主,每天翘着脚就有钱送了上来。”青龙帮并不是像那些街头小混混那样靠着收保护来混日子,而是有着其企业与资产,只不过其涉及到黑道上的势力,又是属于帮派,势力又是分布国各地,其势浩大,不是一般人惹得起。

“你就吹吧,接一单生意就三百万,再接上几笔就了不得了,还怕我吃穷了你,你是舍不得花钱,还是个铁公鸡了?”

凌痕哈哈一笑:“你就只知道别人赚钱容易,须知也不是空手套白狼的。”

“哼!铁公鸡。”

这正说着,却见得一名服务生走了过来,向凌痕道:“这位是凌先生吧?”

“是的。”凌痕有点诧异地看向他。

“是这样的,海盛集团的董事长何峰已经把你这一桌的账给结了,他让我向凌先生知会一声。”服务生很有礼数地说完后便退了下去。

齐燕芸哈的一笑:“原本想痛宰你一顿的,却没想到会有人肯来当这个痛宰的人,让你躲过了这一劫。”

凌痕也是笑了:“这样也好呀,得你整天在我耳根旁唠叨个不停,只是这算是我请的客,还是算在别人的账上了?”

“妈的!请我吃顿会死人的吗?这账都是别人付的,你居然就想着躲了过去,这可不是一个男人该干的事呀。”须知看着她长得漂亮,排队想请她吃饭的不在少数,她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根本就不给这些人半点机会,你小子居然不懂得珍惜,还直嚷钱花得冤枉,真是叫得她语了。

“好吧!那只能是下一回了。”

“这饭也吃好了,接着该你来干点事了。”

凌痕看着她,问道:“你说的是公司开张要选一下黄道吉日?”

“看风水,信风水,上层圈子里哪一个不看了,也没哪个不信的,我们东方集团事业作得这么般大,事关整个集团的财运气数,那也是非看不可的了,这开张的日期要是不选好,冲阴犯煞,那就不妥了。”

凌痕点了一下头:“东方集团都有这么大的资产,那一定也有自己的风水师了,怎还来叫我看的呢?”

“你这话说得虽是不错,不过这位凌大师那是能捉鬼降妖,跟那些狗屁风水师能比得了的吗?”

“切!你就不用拍我马屁了,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哪天请我吃一顿好的才是真的好。”

“不就一顿饭嘛,还怕请不起你吗?整天念得我头都大了,拜托,男人一点好不,整天这样变成男人婆了。”

“去你的,我有这么罗嗦了吗?”

“你自己是不觉得了,反正我够烦了。”

“那离我远点。”哼了一声又道:“也不知是谁硬去把我拉出来的。”

“当我愿意呀,不是为了开张这大事,我才不要见你呢?”

聊天中,说好明天到东方集团好才选个吉日来开张。

看着俩人聊得正欢,旁边却有一桌看着他俩不爽了,他们见得齐燕芸姿色不凡,脸蛋漂亮,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呀!再一看凌痕吧,这小子一身地摊货的品味,不用猜也知这是一个没什么来头的穷小子了,只是让他们奇怪的是,就这样一个人,怎会有像齐燕芸这种美女喜欢上了,还一起来吃饭,放眼这种高级餐厅里真没这种人了。

看着俩人越聊越欢,他们这就不高兴了,四人中的俩位这就起身走了上去,也不理会俩人皱着眉头,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凌痕俩人转过头来看去,见得这俩人穿着到是人模人样,单是一看他们这一举动,就知不是什么好的货色了。

“痕!知道我讨厌的是什么吗?”

“你不说,我又怎知道了?”笑问道:“那你讨厌的又是什么了?”

“就是在我吃饭的时候,有两只苍蝇在身边嗡嗡地飞来飞去的,你说是不是很令人讨厌的呢?”她这一句,就是傻子也听得出来她这是在骂人的了。

这俩位都是二十三四岁的年纪,平时泡妹纸追女孩子,什么手段使用过,软磨硬泡,所不用。那脸皮上的铁皮功也是练得深厚了,听了齐燕芸的话后,也不生气,反而是嘻嘻一笑,其中一人笑道:“小妹!这小子一看就知不是什么的好货色,你跟着他是没前图的。”

“你的意思是俩位就大有前图了?”齐燕芸差点没笑喷了出来,就你们这熊样,还就出息了?哪一个不是仗着父辈打下的江山来享受,居然还大言不惭,说什么的前图,也太好笑了。

“是的呀,我老爸是交通局的局长,黄毛是的老爸在市公安局当局长,你说说看吧,要是跟了我们,和跟这小子哪一个有前图了?”这俩位吧

,一位搞了一个鸡冠头,一个则是染了一头的黄毛,一看就知是那些太子爷了,他们也是欺齐燕芸面生得很,诺大的东来市真就没见过她本人,想必是极少出来混,所以才不认识的,至于凌痕吧,一看那一身派头,就是惧了,这样的人满大街都是,以他们的家世而言,一脚就能把他踩得死死都不半毛钱的劲儿。

“哇!了不得呀,都是高官的子弟。”凌痕作出一付怕怕的神情,这要是之前的话,他可是说什么也不敢招惹这样的人的,被人欺着压着了,那也只能是忍气吞声,既便是被人打了一顿吧,还得陪着笑脸讲好话,那是说什么也不敢得罪这样的人的。

此时嘛,那便不同了,谁惹了我,我就要他好看。

“那怎么办呀,这些人盯上了,你说说看吧,我们是不是点跑了呢?”齐燕芸强忍着笑,决定逗一逗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我们才俩人,他们有四个,这么一跑我怕跑不掉呀。”

“这到也是,那就不用跑了。”齐燕芸轻叹了一声,一过一想这闲余之际,能有这几个开心果来逗她一乐,也是好的。

俩人一听,就大笑了:“这就对了,跑有用吗?跑不掉的。”

鸡冠头伸出手来要握住齐燕芸的手,她赶紧把手缩了回来,鸡冠头哈的一笑:“妹纸,我们去开个房来打打麻将,聊聊天好不?”

“大哥!我这人不爱聊天呀。”

“那是因为你不会聊天了,我们这聊着聊着,聊一些有趣的话题,慢慢的你就爱聊天了。”

“不行!”

“为什么?”

“我男朋友很小气的,知道我陪你们走的话,我怕他不高兴,作出一些不利于你们的事来,那就不好了。”

鸡冠头与黄毛一听,都不禁放声大笑了起来,他们毫忌讳的大笑,登时就惹得餐厅里的人都朝他们瞧来。

餐厅里的服务生也知他们是什么人,怕惹出什么事来不好交代,便着一人去找酒店的经理去了。

此时,另俩名青年也凑了上来坐下,向齐燕芸吹着口哨,还发出了怪叫的声音。

“你男朋友是哪个呀,你把我们的名头报了出来,敢保把他吓得屁股尿流,再也不当你男朋友了。”

“我男朋友就坐在这里的呀,你们没看到?”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排行怎么样
成都恒博医院具体地址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治病怎么样
成都恒博医院通讯地址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