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巫师不朽 第二百零五章 袭击

2020-01-16 16:07: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巫师不朽 第二百零五章 袭击

“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你来得正好。”

走到阿帝尔的身旁,带着阿帝尔走入大厅,亚德拉笑着说道。

不一会,在周围人的目光注视下,他们走入大厅之中。

周围顿时陷入了安静,唯有灯光与鲜花不断交叉,播撒在两位巫师前行的道路上。

走在大厅中,阿帝尔向着周围看了看。

大厅里的人虽然多,但其中巫师的比例却很高,有不少学徒都在其中,此时正看着他们两人。

除了这些巫师,周围还有一个个年轻的少男少女,大多是些普通人,看样子应该是那些巫师的后辈。

“欢迎诸位来到我的宴会,希望大家今晚过得开心。”

走到大厅的前方,等阿帝尔入坐后,亚德拉举起酒杯,对着周围的人大声庆祝,声音在精神力的震动下准确的传到大厅的每一个角落,让每一个人都能清楚的听见。

啪啪啪···

一阵鼓掌声从四处带来,带着一声声善意的祝贺声,让周围的气氛显得一时热烈。

坐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这一幕,阿帝尔却觉得有些无聊。

将目光从亚德拉身上略过后,他看向在场的那些巫师,尤其是那些三等学徒身上。

三等学徒的实力,哪怕在麦森地区,其实也算是不错了,足够支撑一个小型的巫师家族。

在场的三等学徒数量并不算多,一共不到十个,不过身上的气息大多有些隐晦,很可能身上随身携带着某些魔化物品。

将在场的巫师一个个观察一遍,阿帝尔才看向周围。

在远处的平台上,几个贵族正在上面跳舞,而在下方,一些贵族不时走动,偶尔将目光放在阿帝尔身上,看样子是想过来搭话,却又有些顾虑。

“这位大人,介意我坐这里么?”一旁一个柔和的声音传来。

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在那里,一个长着一头红发,穿着一身黑色长裙的女孩手上拿着一支鲜花,此时站在阿帝尔身前停住,一双深邃而纯粹的双眸注视在阿帝尔的身上。

“这里并没有别人,想坐就坐吧。”

抬头看向女孩,阿帝尔愣了一会,然后才开口道。

他之所以愣住,自然不是因为对方的容貌,而是因为对方身上传来的那种法力气息。

这女孩看上去应该才刚刚成年,但是却已经达到了二等学徒,这种进度,放在这个地方,绝对能算得上天才了。

远处,看着女孩成功坐在了阿帝尔的身旁,亚德拉身旁的一个中年人脸上露出了微笑。

“我叫爱丝特,大人你呢?”

刚刚坐下,女孩冲着阿帝尔露出一个好看笑容。

“阿帝尔。”阿帝尔礼貌的回应道。

大厅内的人十分有默契,此时看见爱丝特坐到了阿帝尔身旁后,便没有人继续过来打扰,给他们两人单独留下了空间。

碰!!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似乎还带着刀剑的碰撞声,令大厅里的人不由皱眉。

“发生了什么事?”

听着外面传来的吵闹声,亚德拉脸色有些不好看,对着一旁走来的卫兵询问道。

“大人,伊尔埃家主的长子也过来了,现在正在外面闹着要参加宴会。”

一旁走来的卫兵一脸难色,对着亚德拉回应道。

“伊尔埃家族?他们的那个废物长子?”

亚德拉脸色疑惑,但还是开口道:“今天是庆祝的宴会,伊尔埃家族也是我们的一员,他想进来的话就让他进来吧!”

“是!”

得到了命令,卫兵快速的走了出去。

不一会,外面的吵闹声渐渐停息,在众人的视线注视下,一个身穿华服,脸色有些苍白的青年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此时眼神有些离迷,身上还带着酒气,看样子是喝了不少酒。

对于青年人的这幅模样,在场人似乎见怪不怪了,纷纷离他远了一点。

“这人是谁?”

坐在角落的一旁,看着这个青年人的模样,阿帝尔问了一句。

“一个巫师家族的长子,也是当地有名的废物。”

一旁,爱丝特开口道,在提到对方的时候,脸色虽然没有太大变化,但看着对方现在的模样,眼神同样有些怜悯与不屑:“身在巫师家族,作为长子,他不但没有一点超凡者的才能,甚至连激活生命种子也办不到,白白浪费了他身上的血脉和身份。”

“只是这些的话,还算不上废物吧。”

举起酒杯,看着远处那看上去脸色苍白的青年,阿帝尔反问道。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每个家族都有不少,也算不上什么。”

爱丝特也笑道:“不过除了天赋以外,他还有不少小毛病,贪婪好色和残暴嗜酒的名声,在这片区域很出名。”

“特别是半年前,他借着出去游玩的机会,对另外几个家族的少女下手了,最后被人剥光了衣服丢到城里的贫民区。”

“这倒的确···”

阿帝尔轻轻点头,不再说话。

对方身上并没有法力的气息,阿帝尔观测了一会后,便准备移开视线。

“检测到异常力场波动,资料不足,无法检测身体数据····”这时,脑海中芯片机械的声音突然响起,令阿帝尔一愣。

听着脑海中芯片的提示声,阿帝尔再次看向那个青年。

对方还是之前那个模样,脸色苍白,脚步虚浮,此时站在大厅的角落,手上拿着酒杯,正向着亚德拉走去。

对于他的动作,周围人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就连那几个三等学徒也是一样,似乎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影响,下意识的将其忽略。

“亚德拉大人。”

走到亚德拉身前,青年脸上带着谦躬与讨好的表情,对着亚德拉谄媚道:“祝大人过得愉快。”

“嗯?”

看着走到一旁的青年,亚德拉皱了皱眉,眼中还带着些疑惑。

他刚想说些什么,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吵闹声。

法力的气息在大厅中荡漾,带着一种炽热感。

不知何时,数枚火球从天而降,在大厅众人的惊慌声中快速落到了地上。

“怎么回事?”

感受到这一切,亚德拉勃然变色,直接从原地站了起来。

“去死吧!”身旁传来一阵呐喊声。

在众人不敢置信的眼神中,青年脸色癫狂,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淡紫色的匕首,疯狂的向亚德拉身上刺去。

淡淡的力场波动在亚德拉的身躯表面浮现,但却没能起到丝毫的阻挡作用,直接被那把紫色匕首洞穿,狠狠的刺入亚德拉的身上。

“你!!”

刹那间,强大的法力气息从亚德拉身上涌起,伴随着一阵精神波动,令法术快速成型,席卷了整个大厅。

狂风在四周肆虐,在刹那间将周围几人击飞出去。

“哈哈哈哈!!”

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青年脸色癫狂,疯狂的大笑着:“亚德拉,你也会有今天?”

“布鲁斯,你在做什么!!”

大厅有人大声质问,眼神中犹还带着些不敢置信。

“布鲁斯?”

青年哈哈大笑:“这是这个身体的名字吧?听上去倒是还不错。”

他一边癫狂的大笑着,身上一股黑色的气息不断涌起,伴随着一股正式巫师级的强大波动。

迎着周围人惊骇的目光,他伸出手,狠狠一抓。

一只巨大的黑色手臂在大厅中凭空浮现与凝聚,在瞬间抓起了数人,一把将他们捏成碎肉。

看着这一幕,阿帝尔皱了皱眉。

对方下手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到阿帝尔刚刚发现不对,还没有反应过来,形式就已经演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从原地快速起身,正想上去帮忙。

轰!!

四处传来了一阵声响,令阿帝尔的脚步顿住。

在大厅内,被邀请来赴宴的几个巫师突然反水,此时身上的法术爆发,瞬间给这里带来了不少损失。

与此同时,在大厅外,一阵嘈杂的声音同样传来,带着刀剑碰撞的响声。

大厅内,亚德拉脸色有些苍白,但高大的身躯却丝毫没有动摇,身上绽放出微蓝的光芒,然后瞬间压下。

碰!!

狂暴的撞击声猛然响起。

在一阵烟尘的掩盖下,点点阴冷的气息正在汇聚,凝聚成一个个宛若亡灵一般的阴影,快速的扑向前。

“这是!!”

看着这一幕,亚德拉猛的变色。

一声声清脆的响声从四周传来,彷如月华在四周舞动,硬生生击打在这些阴影身上,将他们击碎。

从角落里走出,阿帝尔快速走到亚德拉身旁,目光紧紧盯在对面的布鲁斯身上。

“这种熟悉的手法还有法术,你是黑巫师联盟的人?”

一旁,强忍着身上传来的剧痛感,亚德拉开口问道。

不过虽然是询问,但他的语气却很肯定。

“是又怎么样?”

在对面,布鲁斯哈哈一笑,浑身都被黑气笼罩,一股正式巫师级的法力波动没有丝毫掩饰,极为显眼。

“你还是先考虑怎么离开吧。”阿帝尔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夹带着精神力的波动,听上去若有若无。

听见他的声音,布鲁斯眼眸一缩,瞬间感觉到一股危险感。

一道血色的刀痕正在扩散,瞬间砍在了布鲁斯的身上。

碰!!!

被阿帝尔正面砍中,布鲁斯表面的黑气瞬间被打散,露出了原本苍白的模样。

“你!!!”

看着阿帝尔,他下意识的开口,却又突然顿住。

在他眼前,炫目的血色刀光还在不断照耀,就如一轮血色的弯月一样耀眼,令人感觉一股炫目的杀机涌来。

轰!!!

就像是砍在豆腐上一样,眼前的建筑像豆腐渣一样四处飞散,不断被阿帝尔劈开。

一道数米长的刀痕浮现,险而险之的被对方避过。

“好快的动作,就差一点,就要被他砍到了!”

险险躲过阿帝尔的攻势,布鲁斯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些,额头上冒出了些许冷汗。

淡淡的月华在眼前照耀,如同狂暴的月光一样爆发出来,在四周照耀。

看着对方,阿帝尔脸色冷漠,一只手狠狠压下。

轰!!!

银色的光在原地疯狂的爆发,一时将视线遮蔽。

在阿帝尔的视线观察下,随着一阵能量粒子的波动,一条阴影巨蛇在地面上升起,正面迎上了月神之光这个法术。

两个法术互相碰撞,狂暴的能量粒子在冲突中不断泯灭,带来阵阵冲击,直接在大厅中砸出了一个数米宽的大洞。

等法术的冲击结束,阿帝尔再次看向远处。

在原地对方所站的位置上,对方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些反水的巫师还在原地暴动。

外界传来阵阵刀剑碰撞的声音,结合着大厅内的乱象,显得一片混乱。

“不用管我这里,去追那个黑巫师。”

在阿帝尔身后,亚德拉咳嗽几声,脸色有些苍白:“这里我还能控制。”

此时,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在之前被匕首破开的伤口上,一点发黑的血液不断滴了出来,显然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不过尽管如此,他也是一位正式巫师,只要还有力气施展法术,在没有其他正式巫师潜质的情况下,对付一群学徒仍然毫无问题。

深深了看了对方一眼,犹豫了一下,阿帝尔还是快速走出大厅,顺着气息向外追去。

走到大厅外,此时外面已经完全乱掉了。

几个家族集体反叛,在好几个大骑士的牵头下,外面的侍卫被不断冲击,此时双反还在交战。

看了一眼周围混乱的局势,阿帝尔也没有理会,直接向着远处走去。

不一会,他来到一片平地。

这里是一片宽敞的训练场地,火把的微光在周围照耀着,将一个人的影子照的很长。

“果然,你还是追过来了。”

走到这里,前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听着声音,阿帝尔抬头,看向前方看去。

在训练场的中央,此前还在逃跑的布鲁斯正在那里站着,一张苍白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此时正看着阿帝尔,没有丝毫要逃走的意思。

看着这一幕,阿帝尔下意识的觉得有些不对,手上的刀缓慢的拔出。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看病贵吗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评价
蚌埠癫痫病治好费用
广东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石家庄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