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任蒙当今散文面临的难度

2019-11-19 00:15: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唐宋时期,是中国文化发展的一个鼎盛时期,长期保持着积极的、开放的文化发展态势,造就了唐诗宋词,造就了以唐宋八大家为代表的古代散文。特别是宋代,有人说它是最接近于现代管理的朝代,文化高度发达。“唐宋八大家”中,唐朝只有韩愈和柳宗元,其余都是北宋的,南宋没有一个。宋朝灭亡之后,中国的文化也从巅峰走向衰微。所以国学大师陈寅恪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代之演进,而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

这一点,我们通过一些历代散文选本可以看出,如《古文观止》收录222篇文章,时间跨度自周代至明朝,主要是散文,少量的骈文和辞赋,其中收录唐宋时代的散文60篇以上,明朝近 00年收了18篇,并且总体水平远不如唐宋散文。还有,我随手从书橱里抽出一本江西人民出版社早年出版的《历代散文选注》,该书选录先秦至清末散文102篇,其中唐宋时期自王勃至文天祥,共计46篇,而接下来的元、明、清三朝,近800年,只选了17篇,其中元代仅选了1篇。这些足以说明在中国古代,散文的繁荣标志着文化的繁荣,代表着一种文化的高度,散文本身也是最难写好的一种文体。

时代难度

评价文学创作,我不主张一概以“今不如昔”的观点去衡量,特别是散文创作,我是倾向“厚今薄古”的。所以,我比较赞同王蒙的看法,他说,今天的人们写得更深沉,也更多样,更有风格,也更有个性,更耐读也更艺术,更人性也更动情,更富想象力与幽默感。他的这段话,我觉得用来概括当今的散文界更为合适。进入新时期以来,散文写作不断迈向新的高度,散文创作的难度也正在迅速提升。

散文创作,更像是马拉松赛跑,更像跳高或跳远,很多人都在加快速度,很多人都在刷新纪录。一个作家如果没有特别出色的表现,想引起大家关注是不大可能的。

我讲厚今薄古,就是不赞同总是把眼睛盯着前人。由于历史的原因,1949年以后一直到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散文没有多少精品。著名的“南秦北杨”,今天看来也有很大局限。比如秦牧的散文,文字上比较平淡,大都是一些大众化的知识介绍,更像随笔。他曾经写过一篇《逛东陵》,写他参观慈禧陵墓的见闻感受,同样是写历史,但这种散文从立意到语言表达,都与今天的文化散文不是一回事情。《长江三日》《白杨礼赞》这样描写景物的散文名篇,现在看来,也停止在一般层面,思想深度缺乏,语言也没有现在精警。当然,我们不能以今天的文学标准去衡量这些文学大家的作品,更不能否认他们曾经领过一代文坛风骚。然而,如果我们今天还像秦牧等老一辈作家那样写散文,很难发表,也很少有人看。我相信,如果这些文坛大家活到今天,他们也会与时俱进,也许会写得更好。

同样,再往前推一点,如果今天我们还写周作人的《乌篷船》,写梁实秋的《雅舍小品》之类,也是不会有人喝彩的。像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像戴望舒的《在一个边境的车站上》那样的散文,今天很多人也能够写出来。

后人对前人的超越,这是历史规律,也是文学规律。

现在,如果说到全国著名的小说作家,一下子可以列出上百个,但是你能说出多少知名的散文作家?贾平凹的散文,都说比他的小说好,但是如果贾平凹不写小说,散文写得再好也没有这么多人关注他,他是在小说出名之后,把他散文的影响也带起来了。

尽管当今是个小说走红的时代,但散文的水准还是达到了相当的高度。这就是我指的“时代难度”。我们要想在散文领域有所造就,就必须以当今散文的标高为冲刺目标,首先要正视这种难度。[NextPage]

题材难度

这个问题牵涉到散文大与小的问题,有人坚决反对这样的划分。我认为,虽然这种划分很难说有多么科学和准确,但如果从题材选择和表现风格来看,应该承认存在“小散文”与“大散文”的分别。并且,由“小散文”向“大散文”过渡,的确存在一定的难度。

我想把散文大致分为两大类。一类为抒情散文,叙事咏物,礼赞优美,目的主要是自我表达,其审美要素主要是诗性美感。至于表现形态,主要是 的抒发与宣泄。这类散文显现的是一种柔美风格:温婉、细腻、淡雅、悠扬。另一类为“文化散文”,表达对历史或世象的感悟,其目的是一种发现性宣示,审美要素以哲性美感为优势。表现形态上看似冷静的叙述,但情感上却雄沉激昂,思想上坚定崇高。其风格壮美,往往表现为宏大、深沉、庄严、凝重。

当然,还有一类为闲适淡雅的,读来自然,看似不经意,花前月下的性情文字。没有 ,没有愤怒,没有神圣,也没有多少赞美,从语言风格上看,更像随笔。这类篇目,实际上属于抒情散文,表达的是一种从容,一种淡定。

从写作难度上看,一般的抒情散文肯定比较容易,而后者却比较难以驾驭,也需要相应的思想哲辨和历史文化知识作底蕴。有的青年作家写过不少散文,出版过几部集子,写母亲,写妻子,乃至一花一草、一犬一牛,都可能写得非常生动,情感也非常饱满,可他们尝试起历史题材的散文来,却没法驾驭,只能让人读到一种强烈的创作欲望,一种急于攀升的模仿与焦躁。

一个作家,能够将风花雪月的散文写得很潇洒,能够将一些情感题材表现得催人泪下,但不能证明他能够写好历史文化题材。

超越自我的难度

超越他人不容易,超越自己更难。可每个写作者必须不断地超越自己。

然而,在很多情况下我们能够做到正确地认识自己,都不是那么容易。因为每个写 好者都比较欣赏自己,都很自信。有的初学者往往把写作冲动、写作 当作灵感,认为自己付出了 ,付出了心血,就一定能够感动别人,希望别人欣赏他。《歌德谈话录》里早就说过,每个作者都不太愿意欣赏别人的作品,总希望别人欣赏自己的作品。

过于自信,轻视别人,几乎是文学作者的一种天性。但更重要的是,我们既要自信,又要客观地看待自己的实际水准,做到不断地超越自己。

(编辑:李央)

长治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贵州癫痫哪个医院专业
清远治疗龟头炎费用
株洲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