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九龙武祖 第24章 萧家担忧

2020-01-16 23:10: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龙武祖 第24章 萧家担忧

萧家家主,亲自将冯长江两人送出府门。

冯长江和牧尘两人走在大街上。

牧尘一直都在生闷气。

冯长江默默的跟随在身后,并未开口劝慰。

开什么玩笑?

居然让他道歉?

以为如此就能消遣本少吗?

一个废物,他究竟有何颜面敢如此?

他牧尘是谁?堂堂武陵城第一天才,牧家少主!

归元学院钦点的内门弟子!

然而,在看他陈三条?

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

一直在原地踏步的失败者而已,脸武魂都无法觉醒之人而已!

他竟然猖狂到了如此地步?

“牧少爷,如何?”冯长江突然问道。

“一塌糊涂!”听到冯长江的话,原本很是恼怒,但又不能在冯长江的面前摆脸色,他想了一个折中的词道。

闻言,冯长江不由得微微一愣,而后,他笑了笑道:“牧少爷,我之前在里边让你低头,并非是让你受辱,而是想知道,陈先生除了丹道一途,其他方面就真的一无所成吗?”

牧尘哦了一声。

正在前行的牧尘,突然顿了顿,而后微微皱眉,看着满脸笑意的冯长江,心中不由得一阵嘀咕,这还真是一只老狐狸……只是……

冯长江继续道:“我知道,你肯定会骂,好你个冯长江这只老狐狸,拿着我牧尘去试探别人……

没错,我也觉得很惭愧,毕竟,谁都不愿意,自己被人利用……

只是,在我看来,牧少爷的剑是不错,修为也不错,但心境不静,

就心境而言,与陈三条比,你觉得你如何?”

牧尘闻言,神色一怔。

这时,他思忖片刻后,脸上神情就有些莫名的震惊道:“先生教训的是,牧尘定当铭记在心!”

“牧少爷,现在你是不是觉得后悔了?”冯长江意味深长道。

“冯先生的意思是,陈三条在隐藏自己的实力,除了丹道造诣很高,而且,如今已经能修炼了?”思忖片刻后,牧尘微微皱眉,有些惊讶道。

牧尘在说这话时,神情微微一愣。

如此说来,如今的陈三条已经能修行!

冯长江神情有些异样,他停顿一下身形,而后转身,双手拢在袖中,神情闲淡的看着来时路,而后就是在这条街道的尽头。

萧家的府邸!

良久,这位心思百转的丹殿会长也微微一阵叹息道:“此子,若是假以时日,绝对能站在一个高度,那个高度,会令众人仰望!”

牧尘闻言,神情复杂。

这次去往萧家,也未曾不是一无所获,在面对陈三条时,总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就如冯先生说的心境!

在陈三条的面前,自己就像是一张透明的纸张一般。

而且,他之前沉稳、平静的心境,居然在这,会变得异常浮躁,宛如一波被人投进了一颗石子的水面,阵阵涟漪正在荡漾开去。

令他这个本就很平静的人,心中有些躁动。

“冯先生,有这么夸张?”听到冯长江的话后,牧尘微微皱眉道,“陈三条,即便恢复了修炼,最多也就只能一步步的冲击。

在我看来,他能否在一个月后参加学院的考核都是一个问题!”

每年学院招收弟子考核,最低标准是武徒五品境界。

如今,陈三条修为在武徒三品,距离五品还差两个品级。

这对一名早已荒废修为很久的人而言,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除非他有着上好的机缘。

否则,万事皆休!

“牧少爷,关于聚气丹一事,我会给你办妥!”冯长江并未回身道。

“多谢冯先生!”牧尘满脸欣喜道。

这时,冯长江看了一眼这个武陵城的俊彦,他对这个青衫少年并不反感,年轻、性子暴躁些,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生机活波。

继而,在他的脸上挂着笑道:“若是不嫌弃,牧少爷可在丹殿内小住,等聚气丹炼制成,再回去也不迟!

在这个空档,雪老城内各处都可以去转一转,就当是牧少爷散散心,两全其美!”

牧尘闻言,略作思忖,就答应了下来,连忙朝着冯长江施了一礼道:“那就叨扰了!”

“无妨!”冯长江笑道。

两人都驻足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望着来时路,神色各异。

随后,两人就朝着丹殿的方向一路走去,在这一路上,很多人见到丹殿主人,都点头施礼。

在众人瞩目下。

丹殿主人和一名青衫仗剑少年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

萧家,内门。

这时,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是一名白发老者,眼眸中透过一丝不怒而威的神色。

站在旁边的是一名年轻人。

“阿藏(zang),你都查到了什么?”

“家主,我只是感觉有灵气波动!”

“灵气波动?”

这白发老者,正是萧家家主,萧战。

他已经缓缓的起身,脸上神情阴晴不定。在原地踱步,而后在停下来。

似乎正在思忖什么。

之后就是频频皱眉,他神情有些凝重道:“阿藏,这些天,在陈三条母子所在的东院五十米范围内安插上暗哨,东院的一切举动,我都要知道的一清二楚!”

“是!”阿藏领命!

萧战挥手,让阿藏这就去安排。

等到阿藏的身影彻底在视线中,他才慢慢的坐下来,脸上神色异常凝重,对东院内的陈三条母子很是提防!

萧战双手背后,似乎在瞬间,整个人就老了很多一般,他站在门槛前,双手拢袖,依靠在门框上,望着远处。

良久,寂静无声。

随后,他的拢在袖中的双手微微的抬起,挡住了一缕实现,而后微微皱眉,语气中有些凝重道:“嗯,也差不离了,只是……

真的希望,这一天来的在迟一些!”

而后,他的脸上神情变得愈加的凝重,他似乎想起了十年前。

那是一个雨夜。

见到萧雨晴浑身都是血。

穿着厚重甲胄的卫兵,封锁了整个帝京。

萧战带着女儿以及只有五岁的外孙,驾车出了帝京,几天几夜,到了雪老城,这个边陲小城。

自那以后,这个叫陈三条的孩子就成了萧家的一员。

刚开始几年还能好好相处。

但最近几年,就变得愈发的疏远,特别是在知道陈三条不能修炼和凝聚武魂后。

一切就都发生了变化。

十年,转瞬即逝。

今日,萧家内有些异常。

因为,丹殿会长。

以及武陵城牧家,牧尘。

这两人居然来看陈三条。

萧战一阵苦笑摇头道:

“罢了,该来的终究要来!”

汉中市卫生学校附属医院
乐山市市中区中医医院
长治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菏泽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泰州看牛皮癣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