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长生证道 第四百一十七章 逃出深渊

2019-10-12 21:35: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生证道 第四百一十七章 逃出深渊

顷刻之间,伴随响声而来便是山体表面开始浮现出一道道的有如蛛般的裂缝。

凌霄心中一惊,身子一飘向后退了几步。定住身形再一看,却发现空中的那个节点光幕,此时也在微微地晃动,并发出一阵隐隐的咔嚓之声,一道细淡的裂纹出现在了表面。

凌霄目光一凝,似乎想起来什么,脸色不禁大变,当即咬牙一提残存的灵力,向着黑色山峰飞了进去。

很快,他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了山腹之内祭坛封印之地。

此时,那座巨大的洞窟之内,一人驻留于此的元自立一脸茫然地待在那里,脸上仍是一副惊恐不已的神情。冒明明躺在他的不远处地上,依旧沉睡未醒,只不过其左手的小指,却在不经意之间微微地动了一动。

其身旁躺着的冒明明,此刻依旧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但其无名指却不经意间的微微动了一动。

刚刚将身上的符链挣脱,元自立蓦然见到再度出现的凌霄,先是脸色一白,接着惊恐地倒退几步,一脸的凝重和戒备之色,但在仔细打量过后,又松了一口气地开口说道:“兄弟,你没事了?”

方才凌霄变身之后暴虐的一幕早已深深铭刻在元自立的脑海,故而现在再次见到对方之后,即使他竭力故作镇定,但神色看起来仍是显得不大自然。

“元兄快走,这里快要塌了,外面的空间节点也快崩溃了。”

凌霄大叫一声,一把抓起地上昏迷不醒的冒明明,转身便向着洞外激射而出。

元自立刚才也感觉到了来自山体的震动,此时一听凌霄的提醒之后,也是脸色大变,不假思索地身形一晃跟了上去。

只这片刻工夫,黑色山脉在轰隆的震动之中已有了崩塌的迹象!

凌霄和元自立身形如电地冲出了山腹,再度出现在了石林那处空间节点的下方。此刻两人看到,上方的虚空之中,空间节点所在白色光幕上已像那个黑色山体一样布满了无数的细痕,隐约可见后方的空间也在微微颤抖起来。

“元兄,赶快动手

!”凌霄猛然之间大喝了一声。

一听这话,元自立不及多想,全身灵力疯狂向着手中的狼牙棒急速灌入,跟着口中一声大喝,双臂一振一抛,狼牙棒舞起道道漆黑的残影,狠狠击在了虚空中的白色光幕之上。

轰的一声大响,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白色光幕,在此迅猛一击之下,顿时寸寸碎裂而开,现出了一个丈许大小的黑洞。

“快走!”

凌霄见状,不假思索地手臂一动,先将处于昏迷之中的冒明明抛了上去。只见空中波动一起,冒明明的娇躯便没入了白色光幕之上的黑洞。

轰隆隆!

无数的巨响之声传来,黑色山峰开始大规模的坍塌。看来,经过无数的岁月之后,这座封印黑魔的山脉也是寿终正寝了。

凌霄深吸一口气,与元自立先后疾飞而起,同样也是波动一闪地进入了白色光幕之中。

一进光幕两人同时感到眼前一黑,一道巨大的漩涡倏忽之间就将他们席卷。接着,在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之中,两人陷入了天旋地转。

……

一处无名海岛的上空,突如其来地出现一阵祥光,接着空间波动一起,两道人影从空中现了出来。

正是从石林之中逃离而出的凌霄和元自立。

两人在空中稳住身体,缓缓地降落在了山峰之上。

看着眼前的景致,回想这一路以来的艰辛,两人都是长出了一口气,相视一笑,神色也彻底放松了下来。

不管先前经历了何种的凶险,他们最后还是逃出了生天,获得了向往已久的自由。

“总算出来了,还是外面的空气更舒服啊。”元自立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满脸笑容地说道。

“呵呵,是啊……”凌霄笑着点了点头,但目光向四下一扫后,马上神色为之一凝,惊道:“咦,奇怪,我那师妹怎么不在这里?去哪里了?”

他怕空间节点提前关闭,所以在第一时间将昏迷的冒明明送了出去,没想到现在大家都出来了,这里却找不到她的任何气息。

而且,他刚才通过灵识搜寻,发现不光是冒明明,就连最先逃出来的吴烛,此处也没有任何他曾经出现过的气息。

“我估计你师妹可能在进入空间节点之后,被传送到另外一处去了。”元自立也放开灵识四下看扫描了一阵,发现此地方圆数十里之内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气息,思索了一下,又道:“不仅你师妹是这样,之前跑出来的吴烛也没有来过这里。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在一本上古典籍之中曾经看到,空间节点之中有一种十分罕见的类型,它的出口会连通着多处的外部空间,而且这些空间的位置无时无刻不再发生着变化。所以,吴烛和你那师妹,多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传送去了另外一处,而我们二人却是因为同时进入,这才被传送到了同一个地方。”

“嗯,元兄说的有理,多半就是如此,否则就无法说通了。”凌霄沉吟片刻,同意了元自立的分析,随后又有些担心地道:“希望她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呵呵,兄弟放心好了。外面的世界如此之大,哪有那么凑巧就将你师妹传送到了龙潭虎穴。”元自立打趣着说道。虽然经此一役之后,他跟凌霄之间算是有了过命的交情,但毕竟这种交情还浅,是以他即使有些好奇凌霄和冒明明的关系,也十分识趣地并未多加询问。

“但愿如此。”凌霄此时也只能这样自我安慰了。

“不知这里是哪里……兄弟,不如我们先打坐一番,待灵力有所恢复之后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如何?”元自立提议道。

“如此也好。”元自立的话合情合理,凌霄想都没想,一口就答应下来。

……

同一时间,另一座涛声隐隐的不知名岛屿之上,一座静室之中,一直昏迷不醒的冒明明,此时美目微微一颤之下,终于地醒了过来。

“我这是在哪里?”冒明明睁开迷茫的美眸,心里不无惊奇地想。

“施主,你醒了。”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温和的声音,令得冒明明顿时一惊,连忙坐起扭头一看。

只见在她身前不远处,一个神情和蔼的女道士正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她。她一身灰色道袍,手拿一柄拂尘,看着极是和蔼。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冒明明看着女道士,怔怔地开口问道。

“呵呵,贫道玄心子,此地名为海天岛,乃是我海天道的宗门所在。不知施主如何称呼?又是如何来到这里的?”女道士和颜悦色地询问道。

“我……”面对女道士玄心子的询问,冒明明却是神情一愣,张嘴结舌,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就在她刚才想要开口作答的时候,她的脑袋忽然一阵剧痛,接下来便发现自己的脑海之中竟然是一片空白,不仅想不起自己的名字,对于现在的情况更是没有丝毫的记忆,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玄心子的问题。

“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冒明明喃喃地重复着这两句,神情一阵恍惚,竟然好像痴呆了一般。

突然,冒明明狠狠抓住了自己的头发,一边敲着自己的脑袋一边痛苦地道:“我是谁?我来自哪里?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啊……”

看见冒明明的异样,玄心子神色微微一动,心中一片讶异。她静静地凝望了对方一阵,当判断冒明明神色并非故意作伪之后,心念一动,手中便打出一道法决没入了冒明明的身体。

冒明明顿时一滞,不言不动起来。玄心子缓缓走了过去,伸出两指轻轻搭上冒明明的脉搏,开始为其诊脉起来。

半晌,她沉吟着将手指从冒明明腕上离开。通过她刚才的探脉,她发现冒明明身体无恙,但不知何故却是神智受到重创,现在记忆已是全部出现空白,正是那种典型的“失魂症”。

不过让她有些惊讶的是,她在诊脉时发现,冒明明的修为仅仅是灵元窥奥左右,但却是身具难得一见的两仪灵体。

“施主,你的神识海中似乎发生过一场异变,导致了你目前记忆全失。如果施主愿意加入我宗门,贫尼自会请师尊出手相助,让你重新恢复记忆。”玄心子点了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

“宗门?什么意思啊?”冒明明神情恍惚地问。

“海天道。施主如果成为了本门弟子,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那是师尊才会出手。当然,我们也会充分尊重施主的意愿。如果你不愿意加入也没什么,那明天我们会派专人把你送走,至于以后你会怎样就与我们无关了。当然,今晚上你还是可以安心住在这里。嗯,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施主你不妨仔细地考虑一下。”玄心子对着冒明明娓娓道来。

听完这话,冒明明不由得有些犹豫起来。

在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治疗可以报销吗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费用
怎么预约成都蜀都乳腺医院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费用表
如何预约成都蜀都乳腺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