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超神幼稚园 第一百六十章 研讨会

2019-12-05 05:33: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神幼稚园 第一百六十章 研讨会

有同样想法的不止姜轩,连苏瑶听到这胖子的自我介绍,都忍不住的用见鬼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二十年前,滨海市一环内的三套房子,买了12万,承包了厂办幼稚园……20年之后,这个幼稚园连行业协会都没资格加入,和星星幼稚园一起,被安排在最后一排,一个月收入三四千……

那他为毛当初不干脆直接把房子租了呢?

姜轩得眼睛里更多的是佩服!

换成一般人,想到这个事大概都要去死,这胖子居然还能眉飞色舞的说出来,言语之间不见太多懊恼,只是拍着大腿说了几句‘亏了亏了’,这心还这不是一般的大。

心宽体胖,这四个字用他身上,绝配。

朱园长大概也不是第一次从别人眼睛里看到这种目光了,立刻就明白了姜轩和苏瑶得想法,嘿嘿一笑:“嗨,后悔也没用,你说是吧,与其用之前没法挽回的错误惩罚自己,不如努力过好现在每一天。”

这鸡汤灌得倒是蛮应景,可是姜轩上下打量他几眼,这样子,也不像是努力过好每一天的啊。

名字叫做‘乐天幼稚园’,外加这个大胖子,怎么看都像是混日子类型的。

明白了,这是一只佛系胖子。

“姜园长,我早就听说了,你们星星幼稚园,那是咱们南汉省民办幼稚园的一面大旗!办学非常有特色,教学质量高,成立不到短短半年,就名声大震,拥有了快一百个学生,连健乐幼稚园都有好多学生转学去了你们那里!我一定得跟你多学习学习!”

这胖子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故意拉仇恨,这话声音说得很大,会场里人虽然多,可是都是‘有文化’的人,聊天的时候音量都压得很低,只限于身边人听到,这下好了,什么‘民办幼稚园大旗’、‘健乐幼稚园转学’之类的话,一下子传到了很多人的耳朵里,以至于前面几排纷纷回头,用一种很诡异的目光朝这边看。

第一排的秦国强也回过头来,看了姜轩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朱园长的怔怔问姜轩。

姜轩捂着胸口,完全无语,从朱园长真挚的眼神里,略有惶恐的语气中,可以看得出他还真不是故意来捣乱的。

“喝茶,喝茶……”苏瑶一手掩着脸,一手给朱园长面前的空茶杯里倒茶。

还好朱园长一次‘失言’之后很快就意识到了错误,压低了声音,一直小声的在和姜轩交流。

这家伙话还挺多。

“姜园长,你去参加千馐万膳的视频我看了,您那个饺子真的是手工做出来的嘛?鱼汤结成冻的话应该是半透明的嘛……”

“听说您那有特别好吃的蛋炒饭?能不能让我开开眼界,最简单的菜肴最考验功力……”

“不是我嘴馋啊,您什么时候有空,我想上门拜访,听说您又研发出了新的冰激凌?连林芊馐小姐都在节目中大为赞扬!”

……

一阵叽里呱啦,感情这位朱园长所谓的‘请教’,字字句句都围绕着一个‘吃’字。

姜轩严重怀疑这家伙入错了行,这要是个美食研讨会可能更合适点。

不过在这样的‘庄重学术’场合,和一群板着脸不苟言笑的所谓专家坐在一起,能遇到朱园长这种奇葩,姜轩倒也觉得是件乐事,至少没有那么枯燥了,有时候搭他几句,发现这胖子对吃还真有一定研究,比不上林芊馐,但那股子发自内心的热爱绝不是假的。

说了有十几分钟,研讨会正式开幕。

省厅的白副厅长致辞,市局的领导致辞,研讨会正式来开帷幕,然后参会各家的代表上台发言,讨论。

坐在最后两排的都是受邀旁听的,并非协会成员,只能说是同行,因此没有发言任务,主要任务是鼓掌壮声势。要是真有谁想上台讲两句也不是不行,可以举手,不过在场都是有眼力劲的人,自然不会去出这个风头,都安安静静的当着布景板。

姜轩和朱园长就属于布景板之一。

这种研讨会看似不产生经济价值,也存在浓浓的官僚主义的作风,可如果认真去听,还是能学到一些东西的,全国小教幼教的新风向、相关商业运作的前沿思想、专业的火花等等。

比如在协会常务理事中,排行第一的‘润景公学’,聊得就是教育产业化、商业化结合的经验心得。

润景公学是全国最大规模的私立贵族小学,有二十多家分校遍布全国各大城市,前年上市,市值过了百亿,可以说不仅是南汉省幼小教当之无愧的老大,也是全国当之无愧的私立学校领头羊。

教育,尤其是小学教育,义务制教育,历来被认为是‘清水衙门’,即没利,也耻于言利的地方。但是随着家长和社会的重视,各种先进理念或者鸡汤理念、成功学的泛滥,幼稚园、小学教育越来多的受到关注。

今天这个会议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在场的媒体人数量居然达到了参会人数的三分之一左右,有传统媒体、官媒、络媒体,甚至还有自媒体,齐聚一堂。

这位孙校长的话,就让姜轩很有感触。

教育和资本关系定位,本质上和企业与资本的定位有不同,但有共通之处。企业追逐资本,教育吸引资本,都是依靠资本,把自身壮大,但企业壮大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追逐更多的资本,教育则是培养人。这点无论是大中小学,包括幼稚园在内都是一样的。

不能赚钱的私立学校,一定是失败的;但以单纯赚钱为目的的私立学校,最终一定是赚不到钱的。孙校长的总结,把传统的文人情怀,和企业家的逐利天性结合在一起,倒是有些新意。

接下来,陆续有人上台发言,有人说的泛泛,也有让人深思之语。

“感谢各位的精彩发言,那么,接下来我们有请,有请全国著名的小教专家,健乐幼稚园分园园长,秦国强教授

,为我们做压轴演讲!”

在姜轩都听得有些累得时候,主持人的一番话让他微微一愣。

之前协会的理事单位、重要会员都上台发言了,唯独在常务理事单位中排行第三的健乐幼稚园秦国强没有上台,姜轩还觉得有些纳闷呢。

以健乐的行业地位,秦国强的学术地位,怎么会没他的份?何况,几家理事单位都粉墨登场,如果单单只有健乐没有声音,那这种安排未免太扎眼了些。

不过秦国强一上台,全场掌声轰然响起,气氛一下子达到了最热烈,周围媒体人席位传来的咔嚓闪光灯声音也密集起来,姜轩才意识到,这个安排是有道理的。在场的这些人当中,理论水平最高、学术地位最高的,好像还真就是这位秦教授。官最大的开幕词,势力最大的第一个发言,学术地位最高的最后压轴。

“谢谢大家。”

秦国强上台后,带着矜持的微笑,等台下的掌声持续了几秒钟之后,才微微一抬手,让台下安静了下来。

“幼稚园,幼教,这个行业和所有教育有共通之处,但也有它的特殊性,可以说,是最让家长不放心的教育机构。为什么呢?”

他笑了笑,自问自答一般说:“当然这不是说我们的幼教机构充斥着坏蛋,而是由于幼教对象本身决定的。幼教的对象,都是学龄前幼儿,这部分的儿童,自我保护能力几乎为零,自我保护意识薄弱,表达能力弱,思想和身体都属于发育的初期阶段……简而言之,这个年纪的孩子,是最容易受欺负的阶段,一旦受到欺负,也是对整个人生影响最大的阶段,所以,之前一两年,不断爆出来的虐童事件、幼稚园教学水平低劣的问题,极大的牵动了社会和家长的心。”

秦国强这番话虽然不算新鲜的,但说到了点子上,现在大多数家长对于幼稚园得要求包括两点,文化知识、做人道理,既要‘不输在起跑线’上,希望能在幼稚园就学各种知识,开发智力什么的,同时更要求安全、健康。

尤其是对孩子的保护,随着社会文明进步,被提到了很高的高度。

比如说‘惩罚’,小学已经不提倡体罚,有些刺头较真的家长,也会因为老师体罚不依不饶,但总的来说,老师打打小学生手心还是在接受范围内的,更不要说有些老师用比较刻薄甚至带有侮辱性的词汇去骂小孩,这当然不对,但却是常见。

而在幼稚园,这就不可接受了。

再比如说‘伙食’,大学食堂做出来的菜像猪食,家长根本不会介意,如果城市里幼稚园得伙食像猪食,恐怕家长早就要炸锅,找媒体来报道了。

“那么我们面临的问题,是怎么样提高幼稚园得安全性,即避免孩子遭受虐待,又能提高学校的教学水平?这两者在我看我,是合二为一的。”

秦国强做了一番铺垫,然后用力的一挥手,目光在台下扫过,铿锵有力的一字一句说:“提高从业者的水平素质,尤其是管理者的水平素质,是幼教的当务之急!从事幼教的门槛必须提高,在学历和从业资历上,有明确规定。”

这个话,听上去没毛病,也没有任何明确的指向性,可正所谓‘做贼心虚’,曾经和秦国强有矛盾的姜轩微微皱了皱眉头。

“放屁!”隔壁的朱园长小声的直接骂了一句,嘀咕说:“带小孩要个毛学历?我初中文化,还不是开了个幼稚园,也没听哪个家长说我菜做的不好吃,小孩一个个都吃得白白胖胖。”

姜轩瞄了他一眼,心想大哥你这论点倒是不算错,可是论据……可长点心吧,你开幼稚园,又不是开养猪场!

北京大学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新乐市医院怎么样
北京治疗宫颈炎费用
吉林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福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