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交管大数据探索共享共治管理_a

2020-01-16 20:22: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交管大数据探索共享共治管理

中国IDC圈3月1道:通过与深圳交警等数据对接,征信机构前海征信得出这一结论,这意味着,交通失信人的金融行为会受影响。

2015年9月以来,深圳交警开放了部分市民与非机动车重点交通违法数据,与第三方征信企业合作建立征信系统。业内认为,深圳交警尝试将其公共数据开放应用,是推动社会参与交通管理的最新尝试。

国家大数据战略早已提出,《国务院关于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的通知》2015年9月公布。深圳市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提出,要落实国家大数据战略和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要加快制定政务信息资源目录,建立统一完善的政务信息资源共享交换平台和数据开放平台,加大公共数据资源交换与开放力度,完善公共数据资源的社会化应用体系。

摆在深圳交警面前的重要课题,是如何整合与开放大量交通数据,为开放式大数据交通管理模式革命到来做好准备。按照深圳市交警局情报中心的愿景,所有部门应共同建立大数据平台,打通数据烟囱,形成开放合作、共享共治场景。

南方 李荣华

新变经验决策让路数据分析

深圳市交警局经历了三个重要发展阶段,自上世纪80年代特区成立到上世纪90年代,是交通管理1.0时代,那时是人工管理为主。1997年,深圳交警推出全国第一套电子警察,交通管理进入2.0时代。2013年至今,互联+等业态出现并深入社会神火,深圳交通管理开始以大数据为支撑,尝试让更多领域的业务嵌入,3.0时代来了。

尤其是今年开始,随着情报中心的成立,深圳交警的警务模式开始从决策者经验判断为主,向大数据分析结果为主转变。

情报中心成立伊始找不到借鉴对象,没有成熟模板和经验,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做的时候才知道到底哪些数据适用。

深圳市交警局情报中心民警邓伟军告诉南方,情报中心目前应用领域主要是决策、预判和打击。

情报中心在掌握大量数据之后,通过整合分析,发现现象和规律,提出关键建议,给到相关部门,由他们组织行动。情报中心与指挥体系是背靠背的,情报中心是大脑,不去执法,而是指挥手和脚怎么动。

数据量小的条件下可以精确计算,而大数据则能更好面对混杂,把握宏观态势。比如,深圳有350多万辆机动车,如何迅速掌握危化品车、小车、临牌车、套牌车(尤其是教练车)、强制报废车的使用情况?

任何交警不能凭个人经验做出准确判断,而大数据可以很快给出答案,这改变了以往的工作模式。

传统的交警传统路边设卡查车,好似守株待兔,有车路过卡口就查,没过就查不到。现在则是精准打击,什么车违法就会被锁定其活动范围、时间,打击成功率更高。深圳警力严重不足全国闻名,情报中心也因此推动交警警队勤务调整,使得更多警力投入到重点、难点工作上。

关键大数据建设前提是数据开放

2015年以来,深圳交警推出一系列耳目一新的大数据分析产品,最受公众关注的是十二星座酒家排行榜,经深圳交警官方微博发布,多家媒体关注。

深圳交警对2012年9月至2015年8月前查获的2795名酒驾人员的星座进行排行后发现,天秤座、处女座、天蝎座上榜,成最爱酒驾的三个星座,白羊座为最不喜爱酒驾的星座。

上述案例算是交通宣传成功案例,只是大数据浅层使用。大数据对城市管理的提升有三方面蓝图:一是数据整合,把跨行业、跨部门的分散的数据集中起来;二是数据挖掘,通过数据分析获得决策信息;三是根据数据分析变成可操作的行动,以指导决策。

大数据应用需要保证数据库库存量足够大,也要保证数据分析反应速度足够快。现状是,部门内部存在数据烟囱现象。部门或系统内数据采集之后,交流传播渠道严重滞塞。

情报中心现在的目标是拟将交警部门内部、公安内部管理数据整合,进行存储、计算和分析,现在我们像海绵一样,对数据是多多益善。邓伟军称。

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勤分析,大多部门因利益和懒政思想,担心数据开放会惹麻烦,拿在自己手里更放心,缺乏共享勇气和精神。而且,公共数据开放在公开和保密这对矛盾上交织多年,密与非密界限模糊,并没有在《保密法》《信息公开条例》等法律法规上明确规定。

深圳社保、规土、环保、水务、教育、法院等部门中,除了法院建立的鹰眼查控有大数据应用的初步形态,其他部门仅建立传统的信息中心,大数据建设情况滞后,应用、开放就更难。

实际上,深圳已经具备建立开放数据平台的条件,这里有一批深圳本地的大数据人才、企业及科研机构。

况且,即使搭建数据库平台之后,还有一个难点,是如何比对提取核心数据发现规律。关键是一堆数据摆在你面前,如何找出关联点。邓伟军称,情报中心不需要技术大咖,更需要逻辑思维强者,有的人一眼可以看出海量数据的内在联系,成为数据化学反应的催化剂。

展望引入社会资源开发公共数据

打通数据烟囱的目的是为了开放共享,推动共治。观察发现,这半年,交警已迈出公共数据开放共享的步子。

深圳交警先后与芝麻信用、前海征信、鹏元征信等征信机构完成四次数据对接,4.28万余交通违法人纳入征信系统,同时强化对交通违法行为的信用约束,引导交通参与者遵守交规。同时,深圳交警与高德地图、支付宝、等开展了合作,在道路交通治理、交通违法罚款络支付等方面,实现部分公共数据共享。

按照欧美等发达国家大数据应用理念,应尽量开放公共数据,引入更多社会资源,来推动各项领域的现代化治理。

早在2011年1月,深圳首次提出部署织工程。织工程以公共信息资源库、综合信息采集系统、社会管理工作、社区家园、决策分析支持系统为核心构架,可以更有效率地为个人、法人提供部分公共服务。但遗憾的是,织工程只是局部的,其公共数据也存在烟囱现象,并不对外开放。

未来,情报中心希望把数据应用得更成熟一点,并且不断开放部门数据,引入更多社会资源,来一起把交通做得更好。邓伟军称。

只有公共数据广开门户,才能吸引有兴趣和能力的个人与企业参与公共服务。但数据开放也要注意数据安全,一方面需要更多信息脱敏,另一方面要保障公共稳定。这样也给深圳主管部门带来挑战,如何在国家保密法及信息公开条例等现有法律法规机制前提下,尽快拓宽非涉密公共数据的开放共享领域。

相对而言,现在更重要的是大的公共数据库建设和开放。深圳市交警局副局长徐炜接受采访时表示,交警将继续持开放合作、共享共治理念,不光是征信系统

,今后还会将更多公共数据进开放、共享,给更多企业使用。

企业会否利用公共数据盈利?这不必担忧。按照国外经验,公共数据不会让一家公司独家垄断,而是无门槛无偿开放给所有符合条件的社会主体,包括个人、企业及公益机构,由社会主体的附加劳动价值去决定其企业社会利润大小。

深圳交警已经率先迈出政务大数据的第一步,未来会如何值得期待。

小孩健脾的食物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小孩脸色发黄如何调理

治疗勃起功能障碍进口药物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儿童咳嗽专用药哪个牌子好
脑梗死患者恢复期能吃通心络吗
分享到: